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文联概况 文联资讯 艺林春秋 作品长廊 作家佳作 百家论坛 皖军在线 创作心语 奇葩共赏 机关党建 各市文联
  站内搜索:
 
在崇古中寻求突破——读方茂鸿书法作品
 
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2-03-29 10:29:13    来源:    作者:钱念孙
【浏览次数:2957次】 【字体: 】      
 
 

    和方茂鸿先生接触,总感到他身上颇有一些名士气。尽管他挂着中国书协理事、安徽省书协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的头衔,但与他交谈,不论谈世事还是谈艺术,并未见其老成持重,拘谨慎言,而是常常口无遮拦,放言高论。即便对名家权威,他也绝不盲目崇拜,而是能直言不讳,褒其所当褒,贬其所应贬,显示出一种为人处世和从艺论道的潇洒、从容、磊落、自信。

    作为颇有名声的书画家,茂鸿先生的艺术才华是多方面的。他的绘画,不论是大幅山水还是小幅册页,不论是域外写生还是临摹仿古,多笔墨酣畅,气韵生动,显得大气而无俗态,富有情趣而别具魅力。他的书法兼擅各体,篆、隶、楷、行、草等,均能手到擒来,妙笔生花,且各体皆有长篇作品。如《千字文》就有篆书、隶书、楷书、行草等多种书体的佳作。文天祥的《正气歌》、王勃的《滕王阁序》、范仲淹的《岳阳楼记》等,这些洋洋洒洒数百字乃至近千字的名篇,他也是既有篆书手卷,又有隶书条幅,还有行书册页等。如今书家,常有盛名之下者,只擅长以某种书体或某种形式写某些内容,即便创作参展,也多以苦心经营的少数字面世。若指定某字数多的内容请其书写,常在布局、结体和点画等多方面“献丑”,暴露出基本功和书法修养方面的诸多不足。与之相比,茂鸿先生对书法艺术浸淫之深、理解之透、适应面之宽、把握之得心应手,实有霄壤之别。

    茂鸿先生精于篆隶,工于行草。有人说其篆书最佳,有人说其隶书为上,也有人说其行草称善。窃以为,比较而言,还是隶书更应引起重视。为何?主要是其隶书在尊崇传统中有所开拓,在一定程度上写出了自己的面目,或者说他的隶书烙有明显的“方记”烙印。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张海先生在《方茂鸿印象》一文里,肯定其隶书在学习和继承前人的基础上颇见“一厘米”创新的趋势①,是为确论。

    茂鸿先生的隶书主要筑基于汉碑,厚重朴拙者《张迁碑》、奇纵恣肆者《石门颂》、遒劲峻拔者《礼器碑》、飘逸秀丽者《曹全碑》等等,在其作品中都可见出雪泥鸿爪。可是,他的隶书决不是某种汉碑的简单翻版,你甚至很难确切指认其隶书出于某碑某帖,却又明显感到他深得汉隶及书艺三昧,写得既古意盎然,又给人耳目一新之感。何以能如此?以下四点似可注意:一、他多年钻研篆书,以《散氏盘铭》《毛公鼎铭》为体,金文及诸碑为用,所作篆书既苍拙端庄,又雄奇恣肆;而在作隶书时,则有意将某些篆字的结体和笔意渗透到隶书之中,使作品增添了古拙之气和苍雄之感。二、他曾专心于简牍临写,对秦汉著名简书及章草细心揣摩,吸取简书及章草打破正统字体形态及传统审美观念,随情适意自由书写的态度,并将一些飘逸放纵,流畅自然的笔势融合到隶书创作中,使作品平添了秀健而飞动、整饬而灵巧的美感。三、作为中国书协理事和诸多全国重点书展的评委,他不仅关注当代书法艺术的演进态势,稔熟各体书艺审美倾向的变化,更对书法史和书法理论颇多钻研,曾参与编撰高校书法教材,这使他能够站在历史和时代的高度,审慎选择与其他书家差异化发展的战略定位,理智且睿智地确立自己书艺的主攻路径。四、他是书家兼画家,长期泼墨作画形成的美感对于书法结字造型和章法布局均有良好助益。同时,他还喜爱戏曲,能够吹箫、操琴、自拉自唱京剧,对国学诗文经典和音乐等亦有广泛的兴趣,这些“书外功”滋养了他的书法,也使他具备了较高的文化素养、培育了较为纯正的艺术品味和审美眼光。

    从实践看,临习隶书,特别是《乙瑛碑》《史晨碑》《曹全碑》《华山庙碑》等,稍不留意即易滑向“俗书”泥沼。这是一个让人迷惑且难以解说清楚的现象:尽管这几种碑本身并不能归入“俗书”之列,但它们却不能不说是沾染世俗之气的唐隶的滥觞。有鉴于此,当代书坛对兴盛于清代的碑学的审美接受,很大程度上建立在傅山“宁丑毋媚,宁拙毋巧,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的理论支点上。由这“四宁四毋”所引导,“丑拙”被认为是碑学的重要审美特征,并被视为诊治帖学末流软媚靡弱病症的良方。因之,作为审美范畴的“丑”被清代碑学所提倡,乃至蔚成风气,在实践中则形成了对“丑”的内涵做出不同诠释的两条演进脉络:从清早期金农的“漆书”,到近现代沈曾植、徐生翁的“丑书”,再到当代王镛、沃兴华的“民间书法”,这条脉络更加青睐和挖掘“丑”所蕴含的“拙、险、怪、野”的审美意趣。不过,力倡碑学的更多书家并没有走这条路,不论是邓石如、伊秉绶、赵之谦、吴大徵,还是康有为、吴昌硕、张裕钊、李瑞清,乃至于右任、曾熙等,都主要是从个性张扬和生命力宣泄,从雄秀豪放,即正大阳刚的层面来把握和阐释“丑”的审美意蕴。清杨翰《息柯杂著》评邓石如书法“媚姿中别饶古泽”,于右任为其标准草书定下的原则是“易识、易写、准确、美丽”,这里所说的“媚姿”、“美丽”,都是在肯定碑学“丑拙”审美特征前提下,注重汉字端庄风貌的明证。这一脉络的碑学家敬畏汉字博大精深的书艺传统和数千年形成的审美习惯,有意防止和杜绝“审丑”滑向“怪”、“野”之途,从而避免了对“丑”的直观简单的理解,获得了对“丑”的审美超越。

    面对碑学不同流脉的不同探索,茂鸿先生明智地选择后一方阵书家作为自己追随的目标。然而,追随前贤并非泥古不化,完全重蹈覆辙。崇古扬新是中国书法发展的通则,也是古往今来书家心向往之的境界。为了在隶书上写出哪怕丁点自己的特色,他对历代法书,特别是隶书及相近书体,仔细琢磨寸长尺短,品味风雅异韵,通过不断摸索和调整,终于慢慢开启了自己的一扇天窗——尽管这扇天窗还比较小,开启的幅度也不大,但我们已能从中国书法星汉灿烂的浩瀚夜空中,窥见“方记”隶书发出的微弱而特异的光彩。他的隶书,由于较多揉入了篆书和简书的结体及笔意,时显亦篆亦隶,似简非简,篆隶熔合,简隶难分的模糊朦胧却又动人耐看的容貌;又由于吸收了邓石如及其他名家法书(如邓石如隶书捺笔的写法)的长处,呈露出以碑为底,以帖为面,体势开张,逸宕多姿的风采。尤其是他饱含激情或心态轻松适意情形下写出的作品,圆笔取势,展拓有致,在强化碑的造型感和篆的金石味的同时,又表现出帖学郁郁芊芊和夭矫多变的美感。茂鸿先生曾经很认真地对我说:“现在是‘书法热’,很多人都在写字,大多数是在瞎划,是在浪费和糟蹋宣纸,我今天的努力就是为了让后人承认我是真正的书家。”验之他在书艺上取得的成绩及每日孜孜以求的状态,相信此言不虚。

    茂鸿先生对书法绝不是一般的爱好,也绝不只是用来装点门面,或作为获取名利的敲门砖。他在《书法·生活·人生》一文里说:书法是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他的生活和人生已经与书法融为一体,并将相伴直到永远。他虽然已年过六十,但对书画家的艺术年龄来说,可谓正值盛年,正是攀登书艺高峰的最佳时期,或者说,正处于迈向“人书俱老”的起步阶段。我相信,他在今后漫长的书艺道路上,一定会越走越精彩,不断给我们带来惊喜。

(文:钱念孙)

 
 
  相关链接  
· 报告文学《特殊的勋章》发表
·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科学畅想——评王国刚长篇科幻小说《天...
· 季宇长篇小说《新安家族》德文译本出版
· 生存焦虑下的亲情旨归 评赵宏兴小说《父亲和他的兄弟》
· 新时代中国摄影发展之路
· “寿春松”——余国松书法作品研讨会在合肥举办
· 杨四平教授作品荣获第二届“啄木鸟杯”中国文艺评论年度优秀作品
· 丰碑是怎样铸成的-品读《高正文研究》
 
 
安徽全民阅读网 | 中安在线 | 华夏艺术网 | 中国艺术教育网 | 新浪网 | 光明网 | 人民网文化频道 | 新华网 | 中国作家网 | 中国文联网 |
网站信息: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地址:合肥市芜湖路168号同济大厦 邮编:230001
皖ICP备07500795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9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