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文联概况 文联资讯 艺林春秋 作品长廊 作家佳作 百家论坛 皖军在线 创作心语 奇葩共赏 机关党建 各市文联
  站内搜索:
 
西马画画
 
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2-03-29 11:12:45    来源:    作者:马丽春
【浏览次数:2890次】 【字体: 】      
 
 

6年前,西马出了本《西马文集》,出文集也没什么,但他开篇就是“总结愚蠢”,把人吓个半死。那本文集中,别的我没细看,只这篇《总结愚蠢》仔细看了,不但好看,还感觉忒真实,深刻。他对自己不厚道,早年做过的蠢事都一股脑儿说了出来,这样的文人不多吧?从此,我对他有了印象。

其时,他已由文转画。那个时候,他是草民一个,既没单位,也没工资。这还不是他人生最荒腔走板的季节。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西马便出了三部长篇,跃马文坛,其中一部《我的堕落》堪称大胆暴露,震撼文学圈,可剑走偏锋毕竟邪门了一些,此书很快被打入十八层地狱,西马自己也被炸得魂飞魄散,文学梦也因此大梦初醒。二十年后,他在《总结愚蠢》中痛定思痛,回顾人生中的诸多荒唐与错误,对人性的高智愚蠢,做了很多哲理思考。那时,他是以哲人画者的姿态出现在寂寞的文坛,好像也没听到几声掌声,那时的人们都焦虑不堪,忙着各自的生活。文坛虽然也还热闹,可那究竟只是圈内人的事,和老百姓无关。

这本书现在看来,只是出生提前了那么一点,比贾平凹的《废都》还早了一点,有那样的境遇也很正常,如放到现在,那书除了书名雷人外,书的内容是雷不倒人的。撂给书商,也未必肯出大本钱出它。此后不久,下海潮席卷中国,前卫如西马者,自然也被裹挟其中。做过老板,开过公司,办过实体,做过各种愚蠢荒唐的事儿。当本世纪初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然改弦易辙,由商转画,开始安分了。那个时候息商的他,想必伤痕累累、败无可败了吧,龟缩在省城桐城南路一个很普通的旧房里,家里时常晃荡着一群身份复杂的聊客,抽烟喝茶,烟雾弥漫,谈的居然是书画之类高雅的东西。西马嗓门不小,和聊客们观点交锋相持不下的时候并不少见。这个所在,俨然是这个都市的一个小沙龙。零门槛,还提供酒水和茶叶。

那时候的西马,说他是文人吧,他已不太写文章了;说是画家吧,圈内人未必认他。可他毕竟已在画画。《西马文集》出来时,书里的配图就是他的书画作品。西马画画是纯自学型的,无数素人画家之一,他先把中国绘画理论吃了个透,厘清了数千年的中国绘画史和流派传承,接下去就开始尝试着画画了。这自学体画画,也就是说素人画家,会有多大出息和造化?旁观者都为他打个鼓吧。我当时也是怀疑派。劝他拜山门吧,他还不干。去美院进修什么的,他也不太瞧上。以前有美院吗?张大千、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们进过美院没有?没有。那时还没有美院。中国最早的美院,还是17岁江苏少年刘海粟给整出来的。美院的老教授们,有不少就是江湖出身的艺人。大画家黄永玉,十几岁就失学了,抗战时颠沛流离,后来却去美院当上了教授。

西马画画的历史已有二十年出头了,专门画画却是这几年。他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学画画。后来的总结是,一是当时他运气奇霉,被境遇所逼;二是他天性里喜欢书画。就这样,不知不觉就玩起书画来。在《西马文集》中,最打眼的当然是开篇的《总结愚蠢》,可最厚重的却是那篇几万字的《国画论语》。几年前我对画论不感兴趣,市面上的画论多半面目可憎,看不进去也看不懂,还玩深沉。西马这篇画论我以当时的素养也没完全看明白,看了半截扔在那里了。可时隔6年再拿起来,却是一气看下来,看得惊心动魄真心佩服,这还真是一篇面目可爱,有高度、有向度的画论啊!西马的文字简洁有力,真实,不造作。我喜欢!

那时候西马的画还稚嫩了一些,字已相当不错。他送了一幅他写的《陋室铭》给我,因为喜欢那字,我至今还挂在旧屋的书室里,倦了瞥上一眼,西马癫狂的形象便在眼前。

这几年,西马的绘事新闻隔三岔五会冒一个出来。都是长卷体的,10米、60米、210米的,得这个奖那个奖的,百度一下,说他是中国画长卷体第一人并不为过。看了这些新闻,我似信非信,那些动辄拍卖出天价的可有几条是干货?信了它只能说明你活得太天真。我不是天真的少年了,此类新闻只能是风过耳。私心吧,这动辄几十米上百米的长卷山水,西马意欲何为,难道还想剑走偏锋?这些个疑惑,也只是落在肚里,我与西马已数年不相闻,但同事黄君和西马是时相往来的朋友,数日前他告诉我,西马现在还真了得了,他的长卷卖出了个好价钱。真的吗?他说真的。黄君也是怀疑派,他能把问号拉直,考据的事大概已完成了。

时隔数载,当未见老状洒脱依然的西马,在他四壁画香的旧居里,把他即将赴台湾参展的200幅作品,在我面前一一展开,有山水,有花鸟,有人物,品种繁复,笔墨趣味令我小小吃惊。他画的竹子,和几年前所见,已大大不同。那时他送我一幅竹子,我并不以为然,后来送了台湾客人。现在的竹子,水墨淋漓,意趣无穷。我见过安徽几位画竹的,画得非常无趣,和板桥竹相去甚远,但西马的竹,画面水墨之灵动,已颇得板桥之神韵。西马自己也颇为得意。认为这数年间他埋头画画,最疯狂时,从凌晨4点一直画到中午12点,数月间,画艺便会恍惚着跃上一台阶,每数月进一小步。我数年不见,他的大进步当然出我意外了。其中竹子,是他的拿手好戏;他的山水小品,是典型的中国画,我看着很熟悉,原来他追摹的是黄宾虹的画风。《黄宾虹自述》还放在我案头,黄宾虹的画作真迹我也看过一些,而西马以追摹黄氏为己任,难怪画面有熟悉感。据西马自己说,这几年他画山水长卷已达三千平方尺,相当于农民辛辛苦苦种了一亩地,有一幅210米的山水长卷费了他三年心血。近期最妙的一个构思是,他把三山五岳画进一幅画中,自己得意得不行。

  历史上的文人画家,多半诗书画都来,而西马,恰也会这几样,而且这几样玩得都不差。早年写小说,中年扑入商海,后来又折腾绘事。他的一个远期目标是,还要写个几十集的电视电影剧本。这样折腾自己,为什么呢,他也说不清。于人生,他得意过,也极端失意过,热闹过,也落魄过,他沉入底层尝过草民滋味,但他始终是激情燃烧的人,他有才情,虽然做下很多愚蠢事,可毕竟他找回了真正的自己。画者,也许是他最好的归宿。

(文:马丽春

 
 
  相关链接  
· 报告文学《特殊的勋章》发表
·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科学畅想——评王国刚长篇科幻小说《天...
· 季宇长篇小说《新安家族》德文译本出版
· 生存焦虑下的亲情旨归 评赵宏兴小说《父亲和他的兄弟》
· 新时代中国摄影发展之路
· “寿春松”——余国松书法作品研讨会在合肥举办
· 杨四平教授作品荣获第二届“啄木鸟杯”中国文艺评论年度优秀作品
· 丰碑是怎样铸成的-品读《高正文研究》
 
 
安徽全民阅读网 | 中安在线 | 华夏艺术网 | 中国艺术教育网 | 新浪网 | 光明网 | 人民网文化频道 | 新华网 | 中国作家网 | 中国文联网 |
网站信息: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地址:合肥市芜湖路168号同济大厦 邮编:230001
皖ICP备07500795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9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