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文联概况 文联资讯 艺林春秋 作品长廊 作家佳作 百家论坛 皖军在线 创作心语 奇葩共赏 机关党建 各市文联
  站内搜索:
 
“书写技术”与“书写内容”
 
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2-05-28 15:22:54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3517次】 【字体: 】      
 
 

——从吴雪先生《翰墨情怀》书展谈当代书法发展路径

 

    与古代书法既是书艺经典又是文史名篇相比,当今书法创作多半只是“跛子”跳舞,因为它“书写内容”这条腿已经肌肉萎缩、几近残废了。

  当代书法的发展,已日益成为展览厅里的“书写技术”的比拼!这种状况的出现,有其必然性和合理性,也有不可忽视的欠缺和局限。

  中国书协成立30年来,随着书法展览和评奖体制主导格局的形成,书法从写信作文及朋友雅集的私人“书斋空间”走出,步入以展览和展示为主要目标的公共“展厅空间”。在此过程中,尽管书法的实用功能逐渐丧失,代之而起的审美功能却不断增强。书法的“形式化”和“美术化”倾向,已是书界许多人习以为常乃至趋之若鹜追寻的目标。由中国书协及各省书协举办的一次次“国展”、“省展”,通过参展及评奖的引导和激励,使当代书坛逐渐形成特有的书法创作“价值观”,即一位书家成功与否关键看其有没有在“国展”、“省展”里参展并获奖,而能否参展和获奖的评选标准主要看其书写技术水平的高低。这种以参展和获奖为主导的书法创作,使许多书家越来越沉湎于对书写技术(技巧)的追求,而对书写内容则多半并不讲究,只要随手从汗牛充栋的古代诗文或书论名篇中寻章摘句就行。于是,由当代展赛机制培育出来的书法创作,产生了严重的“双重属性”,即书写技术(艺术表现)是书法家自己的,而书写内容(表现内涵)却是从古人那里抄来的。

  就艺术特性来说,书法与绘画、音乐、舞蹈、戏曲等艺术形式比较,因其所写文字直接表达意义,是最适合、最容易表现内容的。我们看一个绘画展、听一场音乐会、观赏一部戏曲表演,都会涉及到画什么、演什么的问题,是“建国六十周年展览”还是“抗震救灾展览”,是“黄河大合唱”还是“天仙配”,一般都有具体的历史时代内容。可是,观看今天的书法展,许多书家对所写内容往往漫不经心,随意为之。写老子《道德经》还是孔子《论语》,写陶渊明《桃花源记》还是范仲淹《岳阳楼记》,写李白、杜甫的诗还是李贺、杜牧的诗,写苏轼、辛弃疾词还是李清照、温庭筠词,这些常常都是顺手拈来,没有特别的主题规定性,只要不写错字就行。不仅对古人诗文选择没有“特定”的规定性,对切合自己“此时”、“此地”的文辞内容,更是懒得动脑筋去咬文嚼字,或者根本就缺乏咬文嚼字的能力。我们现在的许多书家,往往只是在不同程度上解决了“怎么写”(书写技术)的问题,而对“写什么”(书写内容)的问题甚至还没有意识到它是一个不应忽视的问题。与古代书法如《兰亭序》、《祭侄稿》、《寒食帖》等既是书艺经典又是文史名篇相比,当今书法创作多半只是“跛子”跳舞,因为它“书写内容”这条腿已经肌肉萎缩、几近残废了。

  这次书展之所以广受好评,关键在于做到了“书写技术”和“书写内容”的较好结合,而不是像时下有些书法展那样,仅仅是“书写技术”的比拼和炫耀。

  有鉴于此,安徽省博物馆最近举办的《翰墨情怀——吴雪书法作品展》,就显得尤为难能可贵。这次展览七十余件作品,分三个部分:其一“文哉安徽”,主要书写安徽名人如老子、曹操、姚鼐、陈独秀、陶行知等人的名篇警句;其二“美哉安徽”,主要书写历代赞美黄山、九华山、天柱山、太平湖、巢湖等安徽名山秀水的诗文佳作;其三“壮哉安徽”,主要书写当代人歌吟安徽各市的赋体创作如《合肥赋》、《芜湖赋》、《淮北赋》、《阜阳赋》等等。展览显示了吴雪先生对书法艺术孜孜以求、渐臻佳境的轨迹,起码有两点值得特别提出。一、在人们印象里,吴雪似乎只擅长行书,尽管有的更接近行楷,有的更靠近行草,但总体上多以行书行世。这次展览除了大量行书外,还有多幅达到相当水准的隶书、楷书及篆刻作品,表现了作者在书艺上的多方面才华。二、与前些年的作品比较,这批新作有明显进步,不论单字点划结构,还是整幅布局处理,不论大幅榜书,还是蝇头小楷,不论巨幅长联,还是斗方扇面,都写得既古意盎然,又给人清新之感,法度之中融入自己的情趣,刚柔相济,气韵生动,颇多值得玩味之处。

  比书艺(书写技术)进步更值得称道的是,这次展览表现了吴雪先生对书法创作内在目的和文化精神的深入思考。他在《关于展览的创作感言》中说:

  书法究竟为了什么?其实,历代名家名篇早已告诉我们,那就是书为心画,书以载道。王羲之的《兰亭序》写的是他对人生的感慨,颜真卿的《祭侄稿》写的是他失去亲人后的悲愤,苏东坡的《寒食帖》写的是他身处逆境的一种旷达和超然。归结起来,书法寄于情,书法抒于怀。这是中国书法几千年绵延不断的主线。

  当我们明白书法为什么的时候,写什么、怎么写就成了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了。作为一个书者,作为一个生于安徽长于安徽的书者,我当然应该以安徽为主题,用书法来表达对安徽这块厚土的无限深情。于是,我从“文哉安徽”开始写起,之后到“美哉安徽”,而后再到“壮哉安徽”,写着写着,那种对皖山徽水、对徽风皖韵的爱恋和仰慕之情慢慢地从内心升腾起来,手中的笔墨也随之生发开来,渐渐地进入到了一种心手双畅,翰墨抒怀的状态。由此我越来越能看到,书法这种中华传统艺术在当代的艺术功能和社会价值。

这段话涉及书法创作两个基本问题,即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就“写什么”而言,正如言为心声一样,书为心画,心有所想,书以道之,所以书法创作应该重视书写内容,即便抄录古代诗文或他人篇章,也要做到“切己”,就是切合自己此时此地的所感所想。就“怎么写”而言,除了要练好书法基本功,熟练掌握必备的书写规则和表现技巧外,还是要做到“切己”,即书写内容为自己所欣赏、所感动,能够调动起自己的书写情绪,从而进入“心手双畅,翰墨抒怀”的良好书写状态。吴雪先生这次书展之所以广受好评,关键在于做到了“书写技术”和“书写内容”的较好结合,而不是像时下有些书法展那样,仅仅是“书写技术”的比拼和炫耀。正由于做到两者的有机结合,所以他“写着写着,那种对皖山徽水、对徽风皖韵的爱恋和仰慕之情慢慢地从内心升腾起来,手中的笔墨也随之生发开来,渐渐地进入到了一种心手双畅,翰墨抒怀的状态”。  

  恢复和加强书法应有的文化功能,书法对当代社会生活的记事述史功能,使书法作品在艺术上笔墨精妙的同时,还在文辞上是一份具有重要价值的名篇佳作。唯有这样,我们的书法创作才能走上健康成长之路。

  如何改变当代书法创作缺乏内涵、缺乏文化、缺乏思想、缺乏内在精神的问题?从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规模最大、水平最高、最具影响力的“国展”及各省书协举办的“省展”开始,改革参展和获奖的评选标准及规则,从主要注重“书写技术”转变为“书写技术”和“书写内容”兼重,尤其对自创的诗文佳作予以适当加分,从而提醒、引导、激励广大书家和书法爱好者重视书写内容问题。无疑,这种运用比较有力的行政手段来调整和倡导书坛改变积习,容易收到登高一呼、八方响应的效果。但正如文学界呼唤精品恰恰精品难产、学术界呼唤大师却难觅大师踪影一样,我们的书法家即便重视“书写内容”问题,要想寻出(抄录)真正“切己”的名言警句也并非易事,至于创作出能够与古代经典相拮抗的精彩诗文,更是寥若晨星。

  这就不得不回到当代许多书家普遍被人诟病的一个顽症——“书外功”欠缺!这里所说的“书外功”,当然不是指那些包装、炒作等歪门邪道,而是指书家书写技巧以外的综合文化素养,特别是中国传统诗文素养。苏东坡曾向自己外侄谈论作书之道:“退笔如山未足珍,读书万卷始通神”。这就是说,要想在书法艺术上有所成就,不仅要勤学苦练,以至秃笔成山,还要读书万卷,拥有高度文化修养,这样才能妙笔生花。只有精湛的技艺和深厚的学养相互渗透,才能妙悟通神,手眼不凡,写出真正高品位的具有时代代表性的书法作品。这种作品应该既经得起纯艺术眼光(书写技术)的严格审视和挑剔,也应该在文辞意蕴(书写内容)方面反映我们这个时代的所思所想,经得起欣赏者反复阅读和品味。

  为什么特别强调这一点,这是由中国书法的根本特点所决定的。书法不论怎样千变万化,不论它的最高境界在哪里,但万变不离其宗,即无法脱离它的生存底线——书写汉字。只要书写汉字,那一个个汉字所包含的语义和蕴蓄,就是每个书法家和欣赏者无法回避、无法绕开,并必然让你有所感、有所想的东西。然而,我们的书法进入以展览为中心的时代后,强大的“展厅效应”导致不少书家过多地在技术层面理解书法,更多地关注书法艺术的笔法、构成、形态以至制作等问题,而对与传统书法息息相关的文辞意蕴和精神内涵关注较少。如今,我们在肯定近30年“书法热”所取得的丰硕成果时,有必要进一步反思书法家从事创作时技法是自己的,文辞是古人的等“双重属性”,以及由此带来的当代书法在文化精神内涵上的严重稀释和日趋浅薄,在文献史料作用方面的自我弱化和功能衰退。

  伴随中华民族的崛起,当代书法经过多年的蓬勃发展,正在逐步跨越仅从技术层面对数千年书法传统的简单继承,已经开始意识到书法创作应有更加高远的目标和追求。恢复和加强书法应有的文化功能(历代书法作品都饱含文辞、文献等文化功能),恢复和加强书法对当代社会生活的记事述史功能,使一件优秀的书法作品,在艺术上(书写技术)笔墨精妙的同时,还在文辞上(书写内容)是一份具有重要价值的名篇佳作。唯有这样,我们的书法创作才能走上健康成长之路。

(文:钱念孙)

 
 
  相关链接  
· 报告文学《特殊的勋章》发表
·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科学畅想——评王国刚长篇科幻小说《天...
· 季宇长篇小说《新安家族》德文译本出版
· 生存焦虑下的亲情旨归 评赵宏兴小说《父亲和他的兄弟》
· 新时代中国摄影发展之路
· “寿春松”——余国松书法作品研讨会在合肥举办
· 杨四平教授作品荣获第二届“啄木鸟杯”中国文艺评论年度优秀作品
· 丰碑是怎样铸成的-品读《高正文研究》
 
 
安徽全民阅读网 | 中安在线 | 华夏艺术网 | 中国艺术教育网 | 新浪网 | 光明网 | 人民网文化频道 | 新华网 | 中国作家网 | 中国文联网 |
网站信息: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地址:合肥市芜湖路168号同济大厦 邮编:230001
皖ICP备07500795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9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