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文联概况 文联资讯 艺林春秋 作品长廊 作家佳作 百家论坛 皖军在线 创作心语 奇葩共赏 机关党建 各市文联
  站内搜索:
 
《在铁锚厂》自序
 
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3-01-14 15:10:47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4289次】 【字体: 】      
 
 

现在我忽然把这些诗歌作品编成集子,没头没脑地捧出来,真有一番感慨。我愿意把它们看作是组成了一个人的飞来峰,也具有风景的意义。

这估计是我的一厢情愿。在当代,诗歌的写作要么被认为依然是一项手工精细活儿,要么被认为不过是即兴的语言分行排列;诗人,也要么像承传着古老技艺的银匠、篾匠那样,偶尔还能引起人们的好奇,要么被人们干脆直接指认为涂鸦者。总之,在大多数的时候,诗歌和诗人都已经不再赢得公众的关注。

北宋的雷简夫在雅州任上,公务闲暇,昼卧郡阁,听得平羌江的江水暴涨声,他的感觉是“无物可寄其情”,于是“遽起作书”。他刹那间“无物可寄其情”的感受,真实可信。古人生活相对单纯,承载情感与心灵的物质载体与表达手段相对来说都简陋。也许恰恰正是因为这一份简陋,包括诗歌、书法、戏曲在内的艺术表达方式的兴起、繁盛,程式化、精致化地表达阴阳相摩、虚实互见的生生之美,就并不偶然。当代则不然,换在现在,昼卧郡阁多少有些无聊的雷知州也许可以选择QQ、“偷菜”、K歌、“三国杀”等等了。这当然是玩笑话。物质高速增长、语言急速膨化、消遣快速多元,声像与网络前所未有地介入我们关照生活的方式,是我们时代的实情。具体到诗歌,它的角色与功能,正在受到挑战,或者被轻慢。这种变化迫使人们重新、或者说是不得不更进一步地去设想文学的前途、艺术的前途,自然也包括诗歌——前途当然无可争辩地存在,文学必然长存,它就像爱情和呼吸一样,是人类存在的明证,问题在于,当人们的情感受到大的激发时,他首先想到的并不再是“遽起作书”或“遽起作诗”时,文学和艺术究竟会怎样存在。

因此,物质过度的富裕以及精神表面上的丰盈,并不能保证一个人的健康,推而广之,一个时代、一个艺术门类的健康,可能也多如此。简单意义上诗歌的泛滥以及受冷落,肯定都不是好事。诗歌究竟还会怎样发展、能怎样发展,在何种程度上继续留存在我们的生活里,影响时代的脉息,呼应我们的心跳,也即在当代,它在表达的内容和方式上,究竟能作出怎样的取舍;在影响的广度上,究竟能掀起多大的波澜,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也许并不仅仅取决于诗歌本身。

《红楼梦》里的贾宝玉有一番言论,大意是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巴抟的。如果贾宝玉的理论成立,在我看来,我作为一个泥巴抟就的人,整理出版作品集子,正好比是抽取自身,烧制砖块了。一首一首的诗歌,也许就是一抔一抔的泥土,带着我们时代的黏性,带着我的体温。面对我们时代情意声色的巨大熵增,它们难堪地反映着当代诗歌语言的生糙,以及诗歌构成形式的无力。

但问题还有另外的一面:如果我们能认可所有的时代本质上都是一个时代;又能同意所有时代的诗歌汇合起来,组成的才是任何当代都无法事先去预知的诗歌史的话,那么我们还是能够为我们时代的诗歌写作辩护,为我们自己的写作辩护。因此不管怎么说,这粗笨的砖头还是有它的意义在,至少对于我个人而言。我愿意注视自己辛苦拍打出来的砖头在光阴中逐渐风化——在我的家乡,清晨和黄昏里吐着白气的窑厂曾经随处可见,但现在明显少多了,机制的砖瓦正在逐渐代替一块块刚刚出窑时也会热气腾腾的红砖和青砖,搭建越来越高的楼房。

这就是这本集子问世的缘起。我如能从此更加从容地淬炼泥土、水和火,进而成就为一名稍微合格些的陶工,而不仅仅满足于焙烧砖块,也是一份幸福了。

(文:王永华)

 
 
  相关链接  
· 我的歙砚追艺之路
· 我所有的文字是从童年走过来的
· 我和我的角色
· 科幻小说创作谈--我与科幻
· 走进“观念”与“版画语言” ——版画《梦绕黄山》创作谈
· 用真情讴歌希望的田野
· 我喜欢做充满悬念的事
· 黄山胜景 天下奇观
 
 
安徽全民阅读网 | 中安在线 | 华夏艺术网 | 中国艺术教育网 | 新浪网 | 光明网 | 人民网文化频道 | 新华网 | 中国作家网 | 中国文联网 |
网站信息: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地址:合肥市芜湖路168号同济大厦 邮编:230001
皖ICP备07500795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9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