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文联概况 文联资讯 艺林春秋 作品长廊 作家佳作 百家论坛 皖军在线 创作心语 奇葩共赏 机关党建 各市文联
  站内搜索:
 
把城市当成人来读
 
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3-03-11 10:15:48    来源:    作者:黄书泉
【浏览次数:3711次】 【字体: 】      
 
 

把城市当成人来读:读《老合肥·庐州记忆》

 

黄书泉

 

    20世纪90年代,我曾写过一篇题为《合肥人》的随笔,在1996年第5期《清明》杂志刊出后,被几家报刊转载,并引起一些人的关注及争议。20081月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了一本《中国城市名片》的大书,由南京大学文学院黄发有教授主编,该书收入介绍合肥的文章两篇,其一便是《合肥人》。提及这些,是因为最近读了王贤友的《老合肥·庐州记忆》(中国文联出版社201210月版)一书。我和贤友同为合肥土著,又都喜欢舞文弄墨,自然对合肥给予更多的文化关注。但如果说我当年对合肥的文化探究只是偶尔为之,浅尝辄止;那么,王贤友近些年来从人文视角对合肥历史与现实的探访、梳理、研究、介绍、写作,则是一以贯之,系统而集中,已蔚为大观。他以陆续出版的《老合肥》三部曲:《庐州记忆》《庐州手艺》《庐州风情》,当之无愧地跻身于合肥研究专家行列。

每个人都有着与童年记忆血脉相连的故乡情结,诗人则更为浓烈,并有着自己独特的表达方式。贤友既是合肥人,又曾经是一名诗人,浓烈的乡情使他一些年前就开始注重从文史角度来探究合肥的古与今,而诗人情怀则使他的这种探究打上了个人的鲜明印记。诚如他的夫子自道:“《老合肥》,我写下的是我的生命和记忆之城,我的故乡,我的城市。她并不代表这个城市在一般公众中的形象,她仅是我眼中的城市,生命中的城市;她不是教科书,不是历史,而是我毕生热爱的家园,生命的摇篮……”这种强烈的主体情致,确立了王贤友探究合肥的独特视角:“把城市当成人来读、来交往,研磨其结构、个性及民俗风情构成的原因,会给人以艺术的享受,心灵的抚慰。”诚哉斯言,我读《老合肥》,处处领略到作者的别一种思绪,别一种情怀,别一种意蕴,别一种表达。

既名为《老合肥》,作者重在对“老”合肥的钩沉、回忆、描述,包括对巢湖、南淝河、长江路、逍遥津、城隍庙、稻香楼、包公祠、老城门、镇淮楼、大夫第等合肥山水地理、历史名胜的昔日风貌的还原,对包拯、段祺瑞、刘文典、张氏四姊妹等合肥历史名人风采的展示,对逛夜市、喝早茶、清明插柳、端午包粽子等合肥民俗景象的再现。其中有的我们曾经熟悉如今已面目全非或风光不再,有的即使是像我这样的“老合肥”曾经也未必了解。譬如,逍遥津旧址为淝水上的一处津渡,得名源于《庄子》中的名篇《逍遥游》;老城隍庙前所塑的白马及“神马”的传说,丰乐河原名“凤落河”等等。这些介绍和描述,作者钩沉爬梳,旁征博引,融历史典籍、文人诗文、田野调查、专家访谈、民间传说、个人抒怀于一体,将文史实证与形象再现有机结合,把我们带入一个个立体的“老合肥”环境、情境中,不仅引发了像我这样的老合肥人无尽的怀旧之情,也更增添了我对自己所生活于其中的这座城市历史底蕴和文化内涵的探究兴趣。我仿佛也如作者一般“以一个探寻者兼有怀旧者的姿态,徜徉于合肥老城的历史中”。但是,《老合肥》不仅仅是“怀旧”,作者在觅古的同时也在探今,或者更准确地说,作者是在文化的视野中,从一个城市的发展变化的脉络中来回溯合肥的历史。这个特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作者在过去、现在、未来的坐标系上,从总体上准确地把握了合肥的地域特征,包括合肥的“中性”文化气质、“本色”地域特质,以及正在面临着的两种转型:“从乡村到城市的转型,城市自身的转型”等。《老合肥》对合肥山水地理、历史名胜、人物掌故、民风民俗的介绍、再现,都是在这样的宏观视野和文化把握中展开的,尤其是对合肥这座城市的灵魂——合肥人的介绍和描述,更是着眼于从社会嬗变角度去解读。二是作者在介绍和描述合肥历史文化面貌、掌故时,虽然着重的是“过去”,但总要延伸到“现在”,并从中引发出种种变迁之感慨,未来之遐想。如对长江路、稻香楼等地前世今生的介绍,对草编、庐阳花布等传统工艺消逝的感叹,对合肥诸多民情风俗嬗变的梳理,便是如此。这就使得该书区别于一般介绍合肥历史的文史知识类读物,而具有一种思想的气质,文化的底蕴,对应了台湾著名作家龙应台的话:“看一个城市有很多很多线索,其间应注重从政府到民间,从政治到文化的转移。”

思想决定表达,内容决定文体。《老合肥》在文体风格上区别于一般的文史读物的最鲜明的标志就是,它以散文随笔的文学笔法来介绍、探究合肥。历史氛围的浓烈渲染,旧日场景的生动再现,人物细节的鲜活描述,人生思绪的深沉咏叹,个人情怀的真挚抒发,这些审美元素注入《老合肥》,使读者不仅获得了关于合肥的文史知识和理性认知,同时获得了审美的愉悦,从情感上、心灵中感受到了合肥这座老城的韵味、风致,诗情画意与喜怒哀乐。在具体写法上,作者融介绍、叙事、描写、议论、抒情于一炉,浓淡相宜,轻重得当。特别是作者将饱含诗人想象的主观情致溶于历史客观对象,从中提炼出许多精辟而富有文采的抒发和议论。如在《消失了的合肥老城门》一文结尾,作者抒发道:“消失了的老城墙,却像一帧无声的照片,储存在人们的记忆里,不信,你问问合肥的老人,闭上婆娑的眼睛,满处都是城墙的影子。难道老城墙分身有术?”当现代化的巨大步伐碾过家乡一切历史陈迹时,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们总是怀旧的,总是向往昔日的田园风光。这也许是一种不合时宜的思想,但却是一种具有文学审美价值的情愫。王贤友作为一位诗人,在介绍、解读合肥的昨天与今天时,书中多处率真地地流露了这种情愫,可谓文如其人。至于如何评价,见仁见智而已。又如在《最后的闺秀》一文中,作者充满深情生动地阐发了张氏四姊妹与故乡合肥的关系:“张氏四姊妹的根在合肥。合肥就像一颗硕大的树,根深入地的下层,而获得所需的滋养,数万只的鸟虫,曾在她的荫影下生活,她们也许不知道这棵树有多么高多么大,深入地下的根有多么深,但是快乐地生活着。假如有一天,她们栖息在另一颗树上,发出的声音,那是糅合着合肥的方言,血脉里流淌着这棵树的乳汁。”可谓情文并茂。

总之,《老合肥》中许多篇什都可以当作散文或随笔来读,而其中《山水巢湖》《合肥的声音》、《漫步庐阳花布》等篇,则更是各具特色的优秀散文。《山水巢湖》既是介绍合肥山水地理,又可当作游记来读,作者糅合叙述、描写、议论、抒情于一体,以画喻景,借诗抒怀,旁征博引,不仅写出了巢湖的来龙去脉,也凸显了巢湖的风情与魅力。《漫步庐阳花布》可视为一篇记物散文,作者见微知著,选取了一个平常的、如今已从我们生活中消失的物件——庐阳花布,从地域特色、昔日合肥人的日常生活、风俗民情等视角,不仅还原了其作为老合肥时代标志之一的风貌,也给“老合肥”增添了更多平民生活的情愫。平实的记述中涌动着作者对简单朴素的美好生活的礼赞和怀念。《合肥的声音》是我认为该书中写得最美、最具散文文学特征的一篇。作者从自然界和社会生活中提炼了各种打上鲜明老合肥标志的声音:合肥的风声、合肥人的说话声、商家大喇叭的广告声、大姑娘小媳妇口中的“倒七戏”声、茶楼上艺人说鼓书的鼓声、街头五腔六调的各种叫卖声、让孩子们垂涎的炸爆米花的声音……其观察之精微、描写之细致,令人赞叹。譬如对老合肥人最熟悉的一种声音的描写:“老合肥卖冰棒,凭借自己宏亮的嗓音招徕顾客。‘香蕉冰棒——’声音高上去;‘奶油冰棒——’声音低下来,快慢缓疾,有高有低,掌握得出神入化。细细听来,真的有几分天籁。”从一定程度上讲,《合肥的声音》就是作者以“声音”绘成的一幅老合肥“清明上河图”, 取材巧妙、角度新颖,绘声绘色,融情于景。而贯穿全书的百来幅合肥老照片,则不仅以图文并重、图文互动的效果增添了《老合肥》一书的美感和可读性,像“声音”会说话一样,这些图片也在诉说着合肥的昨天与今天。作者以言简意赅的语言给这些图片以提示,既使之更为灵动,也寄托了作者的个人情怀。譬如在一帧重建的高家祠堂图片下,配的文字为:“修旧虽不如旧,但有比没有好。”可谓画龙点睛之语。

合肥悠久的历史宝库有待进一步开掘,合肥丰富的地域文化有待更深入地探究,合肥多姿多彩的民俗风情有待更全面地整理介绍。总之,“老合肥”是一篇大文章,需要更多像王贤友这样的土著文化人来书写。当然,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以不同的方式、风格来探究、介绍“老合肥”,都有着各自互相不能替代的价值,所谓“条条大路通罗马”。而且就《老合肥》的写作方式来看,有得也有失,多了几分文学的魅力,也少了一些文史研究的严谨,书中的某些考证、引用还有待商榷。全书分为五辑:“淝滨夜话”、“老城觅踪”、“天生我才”、“激扬山水”、“一地风情”,从总体上看,紧扣住“老合肥”这个主题,但是各辑之间的内在联系不够紧密,各篇文体风格也不够统一,单篇文章之间水平参差不齐。这固然与书中文章是陆续写成,曾发表在不同报刊上有关(有的文章被《读者》转载),但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作者在将“老合肥”作为一个文化课题来研究时,还缺少文化研究的整体意识。然而,瑕不掩瑜,《老合肥》无论是作为认识、了解合肥历史的文史读物,还是作为以合肥为题材的文化散文,都具有其独特的价值。秉承“把城市当成人来读”的王贤友对合肥的探究、介绍、书写和所取得的成就,值得充分肯定。

 
 
  相关链接  
· 万毫齐力 劲古底意—观张良勋《琵琶行》书法长卷有感
· 自然奇节士 落墨见高襟—张良勋书法赏评
· 将来有将来——2015年度安徽中短篇小说创作扫描
· 梁《行书东坡语》 赏析
· 艺术教育为什么重要
· 省影评家点映观摩研讨《烈日灼心》
· 人世间的一支烛
· 舞蹈考级必须规范
 
 
安徽全民阅读网 | 中安在线 | 华夏艺术网 | 中国艺术教育网 | 新浪网 | 光明网 | 人民网文化频道 | 新华网 | 中国作家网 | 中国文联网 |
网站信息: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地址:合肥市芜湖路168号同济大厦 邮编:230001
皖ICP备07500795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9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