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文联概况 文联资讯 艺林春秋 作品长廊 作家佳作 百家论坛 皖军在线 创作心语 奇葩共赏 机关党建 各市文联
  站内搜索:
 
“总要给世界留下一点什么”
 
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3-05-07 16:07:57    来源:    作者:王宗法
【浏览次数:2582次】 【字体: 】      
 
 

   --与作家洪梅一席谈

 

    去年524日偶然读到中国青年出版社年初出版的长篇小说《梦在海那边》,作者洪梅,感觉眼前一亮,因为这部小说恰好填补了留学生文学的一段重要空白,不但视角新颖、立意深刻,而且文笔流畅、意到笔随,很好读。这是目前华文文坛汗牛充栋的作品中并不多见的一例,所以读后即于次日提笔写下一篇读书笔记,是为这次(20112月)来美国后记下的第91篇。写好一看,意犹未尽,又随手加上一个标题《留学生文学的新开拓》,分别发给几家杂志主编。他们收到后似乎与我心有灵犀,不约而同地立即发表了(加拿大《世界华人电子周刊》、 美国《中外论坛》、中国《世界华文文学论坛》。前者是电子刊物,后二者为纸媒刊物;同时,我还写了论文《“三级跳”——百年来留学生文学主题演变》作为8部代表性作品之一,提交给第17届世界华文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并被收入会议论文集,20121028日上午在福州会议上宣讲、由花城出版社出版、《安徽文艺界》发表。而《中外论坛》、《世界华文文学论坛》主编王性初、刘红林二位则将刊载此文的2012年第3期刊物带到会上发给与会代表了)。不久,洪梅从网上看到此文,遂引为知音,立即到处打听我的联系方式,最后从陈公仲教授那里得到了我的邮箱地址,即与我通信并约定一次直接见面的时间。其实,她就住在费城,与我比邻而居,两地距离不过一个多小时车程。于是,2013113这个星期天上午11时,她准时如约抵达我家,除掉简单的午餐半小时外,我们几乎没有间断地一直交谈到下午230她才离开。这真是一次畅谈,家庭、经历、工作、学习、创作无所不及,自然“创作”始终是话题的中心,特纪要如次,与朋友们分享。

  1、创作缘起。洪梅199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来美留学获得学位后就在一家制药公司任职,业余爱好文学阅读和创作。10年前,大学同系同学、现在公司同事、已经结为伴侣的先生舒幼恒在一次闲谈中对她说:“《北京人在纽约》与我们今天的处境相距太远了,还在播映,应该写一部反映我们现在这一代留学生状况的作品来,我不胜任,这是你的任务。”爱人这样下达“指令”, 也是因为她的文学功夫更深些,可谓“知人善任”也。洪梅说:“创作《梦》的意念就是这样产生的,但那时工作太紧张、孩子刚出生不久,实在无法动笔,而酝酿却已开始了。”

  2、动笔完成。等到儿子10岁了,他们决定不再要第二个孩子(这里一般年轻华人夫妻多要两个孩子,别人也劝他们再要一个)。洪梅说:“如果那样,写作就不能上马了,为了早日圆《梦》,我们决定只要一个孩子。”这真有点大革命时期许多革命家夫妻出于特殊环境和任务的考虑而决定不要孩子的神情气概,颇有点大义凛然、壮士断腕的悲壮意味,谁说和平安逸的日子里没有这样两难的决断呢!于是,洪梅在爱人的坚定支持下,抓紧有限的业余时间夜以继日地埋头苦干了一年半,终于兑现了夫妻俩10年前的约定,在2012年初出版了《梦》,并在这里义卖了一批(我及时读到的就是孩子“义买”来的),每本10美元,所得书款全部捐给中国儿童福利基金会了。

  3、创作初衷。洪梅在谈话中多次脱口而出一句话:“人的一生总要给世界留下一点什么,我觉得还是精神的东西更好些,这是我这个学理科的坚持业余创作的初衷。”我说:“这是作为一个人的可贵理想,是不分学科、身分、地位、穷达的,曹雪芹喝稀饭还坚持写作(“年来常赊粥”)、吴敬梓饿着肚子也不停笔(“腹作干雷鸣”),就是基于这个理想。事实上每个人都应该如此才是,这正是区别人与人之间品质高下、素质优劣的一个分水岭,从来如此,今天亦然,将来也不会例外。你的执著和刻苦,我真的很敬佩!”

  4、今后目标。在谈到今后的创作目标时,洪梅说:“老一辈留学生同后来的包括我们这一代,有很多不同,但他们那种为国奉献的理想还是值得我们继承发扬的。几代留学生之间的联系和差异放在一起比较、碰撞,一定会有许多精彩故事,值得探索。”我说:“这是一个有意思、有趣味的话题和角度,中国外派留学生事业已近一个半世纪了,对于国家走向现代化影响巨大,从第一条铁路的修建、到两弹一星的研制,前辈归国留学生的贡献怎么估计也不会过高。至于他们对所在国与人类文明进程的积极影响也是不容低估的。其实,不同年代留学生往往在一个家族出现,例如严歌苓的祖父就是早年海归之一,她去年出版的长篇小说《陆犯焉识》就涉及这个内容。本想让父亲看到,可惜书出版前夕,她父亲就在北京医院去世了。”洪梅说:“她父亲是肖马吧?”我说:“那是笔名,本名严敦勋,安徽省文联作家,文革后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最早出版的长篇小说之一《破壁记》就是他与陈登科合作的。我曾写了一篇一万五千字的长篇评论《十年浩劫的一面镜子》在《清明》上发表了,《参考消息》发了广告,我在成都的一个同学看到后立即找来看,他和陈登科请我吃了螃蟹宴。如果能够把一家几代留学生或归国或分散在世界各地的经历交织起来,结合国家社会乃至全球文化变迁来写,写出他们共同的理想、殊途同归的人生追求和不一样的命运,尤其能跟当下现实生活、多彩人生融合起来,化为有血有肉的艺术形象,这个视域的确大有可为。也许是一部具有开创性的力作,值得作为一个目标去努力追求。你现在正是“奔忙一族”,工作很紧张、业余时间十分有限,创作不必追求量多,应该力求质高,也就是说宁可少一点但要精一点,真正做到一部作品出来既超越了自己、也超越了别人,这才是名副其实的创作。如果这样的作品问世了,我一定乐意写评论。”洪梅紧接上一句:“那我们就这样约定吧!”我即高兴地应道:“好!”但愿这个“约定”跟10年前他们伉俪之间的那个“约定”一样变成现实,只是希望不要再等10年啦!

 
 
  相关链接  
· 报告文学《特殊的勋章》发表
·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科学畅想——评王国刚长篇科幻小说《天...
· 季宇长篇小说《新安家族》德文译本出版
· 生存焦虑下的亲情旨归 评赵宏兴小说《父亲和他的兄弟》
· 新时代中国摄影发展之路
· “寿春松”——余国松书法作品研讨会在合肥举办
· 杨四平教授作品荣获第二届“啄木鸟杯”中国文艺评论年度优秀作品
· 丰碑是怎样铸成的-品读《高正文研究》
 
 
安徽全民阅读网 | 中安在线 | 华夏艺术网 | 中国艺术教育网 | 新浪网 | 光明网 | 人民网文化频道 | 新华网 | 中国作家网 | 中国文联网 |
网站信息: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地址:合肥市芜湖路168号同济大厦 邮编:230001
皖ICP备07500795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9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