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文联概况 文联资讯 艺林春秋 作品长廊 作家佳作 百家论坛 皖军在线 创作心语 奇葩共赏 机关党建 各市文联
  站内搜索:
 
戏曲艺术发展的再思索
 
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4-06-11 14:53:40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3325次】 【字体: 】      
 
 

柏龙驹

    戏曲艺术的传承和发展是一个大题目,在文化建设中也是一个绕不开的不得不做的题目。过去,我曾结合工作实践对此做过一些探讨,最近读了几篇有关文章,引起一些再思索,将其概括为八个字:特色,实用,阵地,创新。现概要分述,求教各路方家。


(一)特色


    特色是戏曲剧种的灵魂。剧种很多,大同小异,分辨不同剧种主要是依据它的特色。没有特色的剧种是不能独立存在的。什么是特色?很难说得清楚,简要说之,就是地方语言和由此引发的唱腔曲调以及当地的民风民俗和生产、生活方式的特有习惯等等,其中语言是核心。川剧依托于四川话,豫剧依托于河南话,越剧依托于绍兴话,评剧依托于唐山话,黄梅戏依托的就是安庆话,如此等等。舍弃了地方话,地方剧种就失去了它独有的灵魂。有人搞黄梅戏,对白用普通话,搞实验可以,甚至可以拿奖,但对传承和发展黄梅戏很难说有所帮助。至于说是想创造一个新剧种——黄梅戏音乐剧,这又另当别论。百花园中多一个品种,当然是好事,我们乐观其成。
    语言变了,唱腔曲调必然要跟着变。徽班进京,扎根京畿,不过百年,安庆话演变为北京话,怀调随着变为京腔,徽剧没落了,京剧诞生了,“三庆班”班主安徽潜山人程长庚也由“徽班领袖”而被尊为“京剧鼻祖”,许多徽班演员都成了京剧名角。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可以“引以为鉴”的历史。这段历史最大的贡献就是诞生了足以代表中国戏曲艺术的国粹——京剧。问题是这段历史能够被复制吗?我看很难。
    世上确实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但是,任何事物的变化都是有条件的。外因只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才是变化的根据。各个地方剧种都有自己的特性和各自的发展规律,不可能让人随意摆弄。不尊重它的特性,不遵循它的规律,甚至一味对着干,很难有好的结果。已有二百多年历史的黄梅戏,时时刻刻都在变,但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它变化的速度极其缓慢,有时甚至看不到它的变化痕迹。新中国成立之后,可谓高歌猛进,由流行在农村的地方小戏,经历了由农村到城市,由安庆到全省,由安徽到全国,由大陆到海外,成为全国有影响的大剧种。更可贵的是,在这个大变革中,它不但没有失去自己的特色,反而丰富了自己的特色,并以自己的特色征服了越来越广的地区,赢得了越来越多的观众。
    在论及剧种的传承和发展问题时,一定要注意了解剧种的特色,认真研究它的特色,正确对待它的特色,充分发挥它的特色。要有特色自信,但也不要固步自封。京剧在发展过程中为我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就是它在完善自身的同时,不仅大胆吸收其他剧种的精华来滋养自己,对其他艺术品种中可利用的东西也不放过,统统来个“拿来主义”借以提高自己。黄梅戏也有这样的经历,善于吸收,大胆借鉴,勇于改革,不断创新。黄梅戏诸多老艺人,特别是以严凤英、王少舫为代表的艺术家们,他们都是传承和发展黄梅戏的大家,从不自己孤立自己,自己封锁自己,自己限制自己。他们深深懂得:坚持自己特色,坚持“开放”政策,一切为我所用,丰富提高自己,何乐而不为!


(二)实用


    实用是戏曲艺术的手段。没有实用价值的东西是不能长期存在的。戏曲艺术也是如此,一旦长期不能正常演出,或者只是保留了象征性的功能,最后也只能从现实舞台上淘汰出局。一个地方剧种有没有实用价值,只有一个标准:能不能正常演出,有没有基本观众。没有观众的戏曲剧种是很难长期存在的。再重视,再投入,再扶持也难以奏效。没有观众的剧种可以“申遗”,可以研究,可以作为遗产保护,但要恢复它的演出青春,让它恢复正常演出是相当困难的。不说古老的傩戏、青阳腔、岳西高腔等剧种,就是徽剧,虽然还有半个专业剧团,但要想保持正常演出也是捉襟见肘,困难重重。当年“无徽不成镇,无石(指石牌,原怀宁籍徽班演员)不成班”的辉煌已成昨日黄花,一去不复返了。
    这里确实有个新陈代谢的问题。对古老的东西也要分析。“秦砖汉瓦”不可谓不古老,但在现代城市建设中,它已被钢筋水泥等现代建材替代了,只能退出当今的建筑舞台。这是进步,而且是适应新时代的进步。同样,“文房四宝”笔墨纸砚也很古老,但是它们还有实用价值,特别是当今中国国画、中国书法艺术仍然处在蒸蒸日上的发展之中,“文房四宝”就仍然大有可为,而且需要紧跟国画、书法艺术的发展而发展。在事物发展的规律面前,人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规律不承认权势,也不为金钱动心,至于拉关系、开后门这一套对它更不起作用。规律就是规律,拔苗助长不行,压制代谢也不行,随意胡来更不行。“大跃进”时代的教训是深刻的,浮夸风害死人,当时号称全国有三百八十多个剧种,就属浮夸一说,有些地区为了强调自己地区文化底蕴深厚,是戏曲大省,是文化强省,就不惜夸大事实。其实,有些剧种早已被历史淘汰出局了;有些剧种流行数省,名称不同,被重复计算了;有些则是把不是剧种的曲艺歌舞也称为剧种,而且建立剧团以壮声势。这些剧种如今还剩下多少?能够活跃在当今舞台上又有多少?据说现在有些“天下第一团”的处境,与其说是举步维艰,不如说是尴尬难言。无怪乎有人说,传承也好,发展也好,关键在于实用。任尔高台教化,主张寓教于乐、潜移默化,或者宣传教育,提倡“三贴近”等等,台上再热闹,台下没有观众也是枉然。再补充一句:无效劳动是最令人伤感的。


(三)阵地

    阵地是戏曲剧种的基础。没有立足之地何以生根发芽,又何以发家、创业和发展。豫剧的根据地在河南,但艺术是没有地域界限的,随着影响的扩大,不断向周边地区辐射和渗透,中原地区很快成了豫剧的流行区。徽剧也是如此,根据地在安徽,随着徽商的兴起,它的主力也随着徽商转移到江浙一带,又随着徽商的发展而发展,在全国各大商埠都留下了自己的足迹。徽班进京,徽汉合流,问鼎中华,后来整体演化为京剧,成为中国戏曲艺术的龙头老大。
    拓展阵地,是传承的需要,也是发展的需要。京剧成为国粹的因素很多,不断拓展阵地就是其中一大要素。拓展新的阵地,如同开辟新的根据地,要有好的剧团作为先遣队,还要拥有一批好的剧目,好的演员。京剧艺术底子厚,影响大,剧目多,演员棒,每到一地很快就能站住脚,引来众多票友戏迷。京剧艺术的传承和发展就是在不断的拓展中进行着,完善着,发展着。用现在的话说,这种传承和发展只有进行时,没有终止时。结果不仅在北京、天津、上海等中心城市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且在全国范围内都有了自己的“地盘”。老生行当流行这样一句话:“南麒(麟童)北马(连良)关外唐(韵笙)”,这仅仅是京剧一个行当的一句俗语,可见京剧影响覆盖面之广。
    当然也有例外。谁也不会想到,京剧在它的老故乡——安徽竟然遇到了“滑铁卢”。现在安徽境内的京剧团屈指可数,能够进行正常演出活动的更是寥寥。值得欣慰的是,与徽剧同根生的黄梅戏兴旺起来了。黄梅戏的实力虽然不能和京剧相比,剧团少,剧目少,从业人员更少,但它不甘落后,奋力拼搏,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机遇,顺势而上,特别是借助先进的传媒——影视艺术能量,不断扩大自己的“地盘”和影响。同时,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力量——安庆地区数以百计的乡镇黄梅戏戏班,长期活跃在邻近省区的城镇演出,他们为拓展黄梅戏阵地,也为传承和发展黄梅戏艺术做出了重要贡献。这些民间戏班在常年演出的实践中,水平也得到了相应的提高,曾在全省和全国性的比赛中屡屡获奖。黄梅戏的发展史论证了这样一个道理:一个剧种、一个剧团、一个剧目、一个演员,基础在观众,前途在观众。

(四)创新

    创新是戏曲剧种的生命。创新首先是传承的需要,只有创新才能与时俱进,才能更好地保护;创新也是发展的需要,没有创新就没有发展,就会被淘汰出局。黄梅戏在民国时期勇闯上海滩,为求发展就必然有所革新;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再闯上海滩,因为有了更大更广泛的革新,所以取得了历史性的发展。创新可以说是科学技术、文学艺术的生命,是任何力量也压制不了的。如今“创新”几乎成了时代的流行语、口头禅,但如何创新、又如何对待创新,却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如何创新?没有一定之规,可以“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关键是如何对待创新。正确的方法:一是保护;二是包容;三是经过实践检验。戏曲创新之作的情况很复杂,不可一概而论。有的可能是既叫好又叫座,没有太大争议之作,这好办。有的可能有较大争议,不被人们所理解所接受,或者有的还不够成熟,存在这样那样问题,对这些作品就需要采取保护、包容的态度,要立足鼓励,允许实验,允许失败,对“写什么和怎样写”一定要宽厚些,多加分析,找出问题的缘由,不可横加指责,也不要轻易下结论,特别是由一两个人就下结论,这种做法很不好。过去把香花当作毒草批的教训还少吗?京剧《海瑞罢官》就是天大的冤案。结论要由观众来下,而且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检验来下,这样才比较科学。
    创新是很难的。要有足够的勇气和胆略,敢于冒失败的风险,又要有新的思维和知识,敢于品尝各类“螃蟹”。创新的步子迈得太小太大都不行,要讲究分寸,特别是要考虑观众的接受程度。梅兰芳说过一句话:“移步不变形。”这是他的心得,他的经验,是有一定道理的。我曾经多次观赏过严凤英和王少舫合演的黄梅戏《兰桥会》。第一次看,严凤英挑的“一担水桶”是两只真的小水桶;第二次看,两只真水桶变为一条绸巾;第三次看,绸巾的两头各打一个小结。一次比一次有改进,一次比一次更符合戏曲艺术的审美观念。既有传承又有发展,观众满意是理所当然的。近些年来,有些地方剧团包括北京、上海的剧团,推出了一批新剧目,都属于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的创新之作。几年过去了,几乎没有听说哪个新剧目被移植过,就是流行不起来,这是一个很值得深入研究的课题,看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一位京剧老艺术家曾就传承和发展的关系,说过两句话:“学要死学,用要活用。”死学就是要一板一眼一招一式地学,把传统的东西吃透;用起来要活,革新发展才能随心所欲。“死学活用”,很透彻,很精辟。也就是说要熟悉传统,尊重特色,大胆创新,循序渐进,继承而不走样,创新而不变味。说到底,传承是为了发展,创新离不开传统。但愿戏曲发展能够“万变不离其宗”。

 
 
  相关链接  
· 让文学照亮时代与现实
· 聚焦四项职能 发挥桥梁纽带作用
· 把握发展方向 推动文艺繁荣
· 疗治不良创作症候 打造犀利批评风尚
· 乱红飞过秋千去——观《庭院深深》品儒舞背后的叹息
· 为文艺批评讲真话创造良好环境——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
· 高度重视和切实加强文艺评论工作
· 把最好的文艺作品推荐给孩子——儿童文艺批评的良知与责任
 
 
安徽全民阅读网 | 中安在线 | 华夏艺术网 | 中国艺术教育网 | 新浪网 | 光明网 | 人民网文化频道 | 新华网 | 中国作家网 | 中国文联网 |
网站信息: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地址:合肥市芜湖路168号同济大厦 邮编:230001
皖ICP备07500795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9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