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文联概况 文联资讯 艺林春秋 作品长廊 作家佳作 百家论坛 皖军在线 创作心语 奇葩共赏 机关党建 各市文联
  站内搜索:
 
在孤独的氛围中营造诗意
 
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4-06-11 15:06:12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3089次】 【字体: 】      
 
 

——评谷朝光笔下的“水墨山水”系列


孙仁歌

    山水画作为“十三科之首”,可谓源远流长,历史悠久,它诞生于一千六百年前的东晋,南北朝时得到较好的发展,成为“十三科之首”是到了唐宋时期才形成的。有关山水画的理论也积累甚多,诸如“以形写神”、“天人合一”、“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等等,都是对山水画艺术规律的经典总结。谷朝光的山水画不仅继承了这些传统的理论精神,而且还把个体的生命体验糅入其中,具体地说就是,在他的山水画里,总是氤氲着一种不可或缺的孤独的意象。在文艺心理学家看来,孤独就是天才的特质,同时也是艺术的通道,一个画家只有活到了真正孤独的境界,他才能看到那些为俗眼永远也看不到、俨然来自天外的云霓与彩虹,从而与之拥抱,以至产生创作的灵动。
    孤独使谷朝光在从事艺术创作的过程中,总是自觉或不自觉地拒绝平庸,抵制媚俗,完全凭藉孤独所带来的一种距离感去捕捉、挖掘直至揭示那些潜藏在自然的秘密规律之中的美,从而把不可知变为可知,于是也就营造出了一种娱人的诗意。正如德海格尔所说:“一切艺术本质上都是诗”。谷朝光似乎深谙此理,他所孜孜不倦追求的山水画艺术,无不致力于把诗的本质还原于画中。的确,艺术的本质就是真理,而“真理之作为存在者的疏明和掩蔽得以演历,在于它以诗构成。”这无疑是艺术创作之规律的一个至理真言。
    谷朝光擅长于山水,也兼顾人物与花鸟。但最能让他倾吐心灵、笔墨生风的,当推其山水画矣。他早些时候所创作的《秋山独钓》、《秋雨霏霏》、《秋山夜读图》、《王维诗意图》、《寒江野鹭》等作品,无一不饱含着一种悲情的基调,无论你从哪个视角进入,带着怎样温暖甚或激情的眼光去看,都不可避免地会感受到一种孤独的氛围,只要调动鲜活而充沛的心智读下去,又自然会收到另一种视觉效果,这就是富有诗意的色彩和线条。如果说一切艺术根底下都是语言,那么谷朝光显然已经掌握了如何把诗的语言转换为绘画的色彩和线条的技能。《秋山夜读图》明明要表现的是秋读之美,而在那扑朔迷离、天地浑然一体的人间“迷途”中,一间简单、空灵而飘逸的草堂里,却全然不见读书人的身影。由此可见,画家孤独得竟连一个读书人也找不到了,只给读者留下了一个永恒的空白,一片朦胧而圣洁的诗意。又如《秋山独钓》,山高草密,静水深流,一老翁携瓦壶乘一叶轻舟独钓其中,不知岁月从他那永远也钓不到鱼的一线钓竿下流逝了多少,他总是乐在其中再也不思归了。不过,谷朝光这一时期的山水画,无论是在表现孤独的意象上,还是在营造诗意的手法上,还处在尝试阶段,就唤起读者视觉的张力从而增加作品的表现性而言,还不能说已经十分成熟和老到,需要画家作深入探索和沿波溯源的路还很长,这一点是毋庸讳言的。
    谷朝光的孤独情结并非无本之木,他一向崇尚传统,仰慕先贤,他学山水画深受石涛、石溪、梅清、黄宾虹乃至宋元诸家的影响,除了给他一种孤独与诗意的暗示外,还使他从中颖悟至诸多国画创作的支点,这就是山水贵“浑”,人物贵“逸”、花鸟贵“清”。谷朝光尤为钟情的是山水之“浑”。他在论文《山之浑、人之逸、花之清》中说:“‘浑’是涵养一切的气,唯有‘浑’才能做到 ‘厚’,‘厚’乃山水画之生命也。”受这种理论精神的支配和提升,谷朝光先后创作了《云海悬帆图》、《水去云归图》、《秋云问山》等一批作品,这些作品大多是以“浑”作为支点的,可谓浑中见厚,以气贯穿,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诗与思的对话”。然而,“浑”与“厚”并没有遮蔽住谷朝光自然而然地流露在画中的一种孤独的意蕴,孤独显然成了谷朝光立象尽现“浑”与“厚”的内驱力。《云海悬帆图》着眼点在于表现帆的张力,然而整幅画的浓墨重彩几乎全被云海占有,而颠沛流离在茫茫云海之中的一叶孤帆若沉若浮,飘飘悠悠,神似一个孤独的散步者,不知要浪迹到何年何月才能抵达“彼岸”。尽管画面上气韵荡漾,诗意浓浓,但深入其里的一种孤独的况味,谁能否定那不是画家灵魂的呈现呢?这也正中了石涛的一句话:“夫画者,从于心者也。”可见孤独的意念无时无刻不在谷朝光的血脉里流淌,这就定格了谷朝光从事山水画创作的精神品位,至于人间艳俗乃至大红大紫之流,与谷朝光的艺术审美旨趣格格不入。
    谷朝光崇尚传统,也崇尚自然,这也是他之所以能在山水画创作中游刃有余、如有神助的又一个内在因素。丢勒说:“艺术就藏在自然里,谁能把它揪出来谁就占有了它。”谷朝光以他多年的艺术实践验证了这句话的正确性。丢勒所说的“揪”,实际上就是启悟、策励艺术家积极地投入到自然里去发现艺术,继而表现艺术,这与我国唐朝画家张噪提出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一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谷朝光虽自闭在一个世俗喧嚣的小县城里,很少有机会问津名山大川,浪迹天涯,但他凭着自己精微敏锐的感觉和良好的悟性,对山水的自然神韵却有着深刻的理解和认知。前面提到的他对于山水贵“浑”的领悟,就是一个例证。谷朝光笔下的山水皆属于形与神相感应的产物,虚实静动之中,不仅掺和着人生的真实体验,同时也隐含着一种淡淡的社会批判意识乃至精神的伤痛与焦虑,其“文人品格”显而易见。他近期创作的《东坡赤壁夜游图》、《秋云如絮绕孤亭》、《春到空亭不留人》、《闲云无语》、《无题》等作品,可以看作是他从事山水画创作中所达到的新的高度。这几幅作品用笔凝重,敷墨沉厚,虽不乏轻松流畅的笔意,但就整个基调来说,仍没有淡化对于孤独意象的眷恋,只是在营造诗意的轻点漫抹中,又多了一层迷人的神韵禅意——这无疑标志着画家在传达山水画能动的艺术张力方面,已日臻成熟或完善。倘若山水画不能传达能动的艺术张力,也就无法“揪”出那些藏在自然之中的艺术了。
    我反复品读过他的这几幅饱含情感的心血之作,《东坡赤壁夜游图》给我以深沉的艺术震撼力。画面上的苏东坡夜游赤壁,逆水而行,周围的高崖厚壁形如遮天大墙,把他挤压在世间的绝境一隅,四下茫茫,唯水可得,看上去茕茕孑立,隐隐若无,只能凭藉一江春水开拓前行,游历人生,可谓孤独至极,淡泊之至。视觉至此,画家倾吐在苏东坡身上的艺术张力尽现无遗。《闲云无语》虽不像《东坡赤壁夜游图》那么凝重、郁结,但在那闲云纷呈、婉约雅逸的郁郁空间,凸现的却是一片梦幻般的“无语”的世界。此画取材极为独到,创意别出心裁,视觉上直接收到了一种闲云不闲,此时无语胜有语的效果。这实在是一幅不可多得的艺术佳构,其意境高远,轻灵随意,读后让人回味绵长。《秋云如絮绕孤亭》更见雄浑、苍秀、野茫,既充满了无限禅机,又显得奥妙无穷,真乃秋云横溢,“花絮”丛生,一介孤亭化成魂。总括这几幅画的共同特征,可以说苍润灵透,高古萧散,诗意禅意尽在其中。这也正是谷朝光长期以来苦苦追求的一种艺术境界。综观他的全部山水画作,几乎没有一幅断了孤独的血脉,或见秋色,或见孤亭,或见空帆,力求萧疏隽逸,绝少装欢粉饰之气。若画山水中人,也多念于“迷途孤魂”,或一渔樵,或一高僧,或一隐士,其形孤微,离群索居,皆似远离人间烟火之辈,超凡脱俗,若圣若仙,如此多多,便形成了谷朝光的一个“精神山水系列”。另外,谷朝光画山而不薄水,画水而不薄山,此法显然得于“山以水为血脉,故山得水而活”(宋代郭坚语)之启悟,也终究受益不浅。只是谷朝光得山也好,水活也好,又全然为孤独而得,为孤独而活,这当毋庸置疑。
    孤独既是思想生发乃至沉淀的过程,也是灵魂里聚积并发散着大爱的表现。孤独构成了谷朝光艺术创作的一个“母题”,给他造就了一个精深博大的创作空间,大有作为。孤独固然多了一些感伤和苦涩,却也给他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大展其自然之美和生命之美的机缘,这也算是他的一笔不菲的“艺术财富”了。谷朝光对待艺术的态度是认真负责的,创作中总是保持着一种清虚雅和的心境,一丝不苟,从不敢怠慢。当然,孤独有时是难以理解的,但越是难以理解,就越是要去理解他,唯有如此,我们才能与画家及其艺术实现沟通与共识,从而也就学会了怎样去看艺术,于是也就满足了视觉的愉悦。

 
 
  相关链接  
· 对大别山红军和人民辉煌历程的致敬——读马德俊新著《我们在...
· 唯美澄澈真性情
· 歙砚随形创作之感悟
· 《丫山清风》:乡野清风下的反腐利剑
· 前现代的生存哲学 后现代的深刻启迪——简评许辉新著《涡河边...
· 讴歌奋斗人生刻画最美人物——“农民工•我的兄弟姐妹”...
· 演变与澄澈
· 赖少其的黄山情与画
 
 
安徽全民阅读网 | 中安在线 | 华夏艺术网 | 中国艺术教育网 | 新浪网 | 光明网 | 人民网文化频道 | 新华网 | 中国作家网 | 中国文联网 |
网站信息: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地址:合肥市芜湖路168号同济大厦 邮编:230001
皖ICP备07500795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9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