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文联概况 文联资讯 艺林春秋 作品长廊 作家佳作 百家论坛 皖军在线 创作心语 奇葩共赏 机关党建 各市文联
  站内搜索:
 
季宇,永不停止的追求
 
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4-12-10 12:31:44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5746次】 【字体: 】      
 
 

 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评论集《季宇研究》于近日面世,作为一部安徽当代作家专题研究文集,该著汇集了多位国内具有影响力的作家及专门从事当代文学研究与批评的学者的评论文章,整部文集体现出文本细读与学理研究风采各殊的特色,在解读视野、知识结构和理论境界上各有见长,深具研究价值。

季宇现任安徽省文联主席、省政府参事,是一位敏锐而自觉的现实主义作家,他在文学上的多产、成熟以及对各种文学叙事的把握能力,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主要作品有中篇小说《当铺》《王朝爱情》《猎头》《爱的变奏》、长篇小说《徽商》《新安家族》《权力的十字架》;长篇纪实文学《段祺瑞传》《共和,1911》《燃烧的铁血旗》《江淮雄风》等共计400余万字。自上世纪80年代初踏上文学之旅后,季宇走出了一条十分宽阔的创作道路,他笔涉小说、散文、杂文、文艺随笔、报告文学、历史人物传记、影视文学剧本等多种领域,均颇有成就。作品曾荣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星光奖、飞天奖和金鹰奖等全国性大奖。其长篇小说《新安家族》被列入国家对外精品翻译工程,拟将译成德文,在德国出版。日前,在省政府颁布的省社科文艺出版奖中,季宇又荣获三个一等奖,即长篇小说《新安家族》获文学类一等奖;电视剧《新安家族》获艺术类一等奖;电视纪录片《淮军》获出版类一等奖。

就创作总量和社会影响而言,季宇的小说最为出色,不仅取得了较高的艺术成就,而且为安徽文坛竖起了一面旗帜。他是新时期至新世纪文学全程的亲历者,三十多年来,始终沿着人道主义的道路坚定前行,尤以对人性的深掘和灵魂的严拷见长。1992年发表的中篇小说《当铺》是季宇创作的分水岭,标志着季宇的小说创作跨入了纯正的艺术之境。之后季宇的创作一发不可收拾,先后写出了《墓》《割礼》《盟友》《县长朱四与高田事件》《王朝爱情》《暗语》《复仇》等一大批优秀作品,从而开创了一个地域性的文学世界。《季宇研究》主编之一,安徽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王达敏称之为“五湖地域小说”。他认为季宇笔下的“五湖”既是一个地理概念,又是一个文学概念,这个界于皖、豫、鄂之间的“五湖”是一座古旧的县城小镇,浓缩着19世纪以前古老中国的浓厚风貌,这里发生的故事在叙事指向上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最终指向人性的吊诡与历史的不确定性。《季宇研究》的另一位主编,安徽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赵凯,则注意到季宇的近期创作“自觉接受了新媒体时代文学叙事的审美趣味,从而使自己的小说艺术日益趋向新的境界”,他的长篇小说《新安家族》即以春秋笔墨和个性叙事兼备的笔法谱写了一部徽商史诗,凭借对鲜活的生活具象的艺术感知和对个体生命意识的独特而深刻的体验,实现了“历史真实与文学传奇的完美融合”。

在《季宇研究》中,论者黄佳能将季宇的小说创作划分为前后两个阶段,认为季宇的前期小说广泛地吸收了西方现代派叙事艺术和众多现代西方哲学精神,但却能够把“现代”意味置于情节相对完整的东方式的故事中,在同期的现代派小说格局中独树一帜,为现代派小说的生存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自《当铺》之后,季宇的小说创作实现了从“现代”叙事向现实主义的转换,但这种转型并不是凭空创造出一种新的艺术形式,而是在“现代”叙事中不动声色地融入现实主义,使现实主义小说在保持精神独立和主体地位的前提下,获得艺术新变的动力。换句话说,“季宇后期优秀小说告别了表象的‘现代’叙事,合理继承并深入提升了前期小说的精神维度,表现出小说家深厚的民间情怀和坚定的人文立场”。

论者汤先锋指出,季宇的小说创作,“从题材到思想,从人物到语言,到创作手法,似乎都有一个环环相生相扣又相异的‘链’”。此“链”可以概括为三条公式:一是在创作题材方面,“现实—历史—历史—现实的交错”(即从历史写到现实,用历史来交代、铺垫现实,或由现实而追溯历史,用现实来延续、发展历史,出现了历史与现实的交错组合);二是在塑造人物方面,“正面—反面—反面—正面的交融”(即人物形象在人格属性和社会属性上的相反相成,在正面人物和反面人物之间进行角色反串);三是在创作方法上,“现实主义—现实主义+现代派手法—经典现实主义”(论者认为季宇后期的小说创作属于一种涅槃式的回归,即强调现实主义的正始性和规范性,“是恩格斯所倡导的那种现实主义”)。

作家季宇受过良好的史学训练,深得传统文化之神韵,尤其偏爱研究民国史,其小说的题材优势在清末民初,而将“经学”“史才”“词科”三者合一,突破“学问”与“文学”之间的藩篱,一直是季宇的不懈追求。历史和文学的维度在季宇的笔下是交织互补的,他的长篇小说均为历史题材,而对于其数部重要的长篇创作的界定,如《权力的十字架》《共和1911》等,历来存在分歧。有论者将其列为“史学传记”或“文学传记”,亦有论者称之为“历史纪实小说”。事实上,季宇的“历史”和“文学”不可分割,作家坦言自己“在写作手法上,力求把文学性和史料性结合起来”,虽然“很大程度上向史料性偏移”,但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让作品更可信”。季宇的追求在于尽量以接近历史原貌的方式,营造文本的不确定性,以及探寻人性的复杂,给读者留下大量的思索空间。可以说,利用对“历史”的精准可信的叙述,来释放人性矛盾、抵达“文学”的真实,是季宇作品重要的精神修辞。著名作家许春樵在解读《共和,1911》时就尖锐地指出,该作“除了祭奠赴汤蹈火铁血共和的英烈,更多的是揭示了被淹没、被肢解、被误读了的历史真相,真相是历史的灵魂,有灵魂的历史才有可能成为镜子,才有可能在重演和循环中复活”,而《共和,1911》的成功之处就在于,“作者超越了传统的价值观和历史观所规定的审视历史的视角,全景式地修正和还原了历史真相,并在揭示真相的同时为中国的民主和法制建设提供了一面一百年前的镜子,这面镜子将使我们在历史和现实的两个空间下对封建专制主义的强大惯性保持一种足够平静和理性的态度”。

201011月,安徽电视台独立制作的年度大戏《新安家族》在北京举行盛大的首播仪式后,正式亮相央视一套黄金时间,“安徽制作”以其清新不俗的华丽转身引发了斐然的收视热潮。同年12月,由该剧编剧季宇执笔的同名小说付梓面世。作为皖籍作家的一次飞跃性尝试,《新安家族》在安徽文学史上毫无争议地竖起了一块新的里程碑。在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安徽省广播电影电视局和安徽省文联等先后组织举办的研讨会上,众多国内知名的专家、学者、作家、影视艺术家和文艺评论家对《新安家族》进行了深入研讨。中国文联原副主席仲呈祥指出,《新安家族》是在正确的历史观和美学观指导下创作的文化精品,它“对我们当下经济生活、政治生活,包括我们这个国家要构建共有的经济家园都有重要的意义。尽管它是一个历史题材,但是它打到共鸣点上了。这一点是最值得探讨的,这就是文化自觉”。北京大学张颐武教授认为,《新安家族》的特色是不仅把“大主题和大内涵与可观赏的年代剧的传奇性和情感深度很好地结合”起来,而且“把个体生命的价值表现得特别深入”,“表现出了安徽厚重的文化特色和精神”。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阎晶明则表示,《新安家族》“给了我们很多的挑战和可能性,情爱、商战、历史,所有可能出现的要素,在这部戏里都给装进去了,包括地域性和‘新安’这两个字的作用。这么大的跨度,线索这么明晰,逻辑性这么强,非常不容易”。

在皖系作家群中,正处于创作旺盛期的季宇是目前最有实力和影响力的作家之一,他是我省文学界的领军人物,以自己数十年优秀的创作实绩为振兴文艺皖军、繁荣安徽文学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季宇研究》的面世不仅是对季宇个人创作的全面总结,而且为后来者提供了借鉴和参考,大量翔实的评论资料和丰厚的理论资源,为安徽文学的后继发展注入了强大的动力。总结的目的是为了提高,相信《季宇研究》既是作家季宇下一步自我提高的基础,也将成为安徽文学向更高目标迈进的坚实台阶。

(文:刘鹏艳)

 
 
  相关链接  
· 眺望时空那边的未来-读王国刚长篇科幻小说《天地奇旅》
· 为土地与农民立传——读苗秀侠长篇小说《农民的眼睛》
· 为大地上的生灵吟唱——苗秀侠及其长篇小说《农民的眼睛》
·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锁仁凌散文集《蒙洼情》读后
·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锁仁凌散文集《蒙洼情》读后
· 韩家庄:我小说的源头
· 在爱中成长——读刘鹏艳长篇童话《航航家的狗狗们》
· 古柏思绪
 
 
安徽全民阅读网 | 中安在线 | 华夏艺术网 | 中国艺术教育网 | 新浪网 | 光明网 | 人民网文化频道 | 新华网 | 中国作家网 | 中国文联网 |
网站信息: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地址:合肥市芜湖路168号同济大厦 邮编:230001
皖ICP备07500795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9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