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文联概况 文联资讯 艺林春秋 作品长廊 作家佳作 百家论坛 皖军在线 创作心语 奇葩共赏 机关党建 各市文联
  站内搜索:
 
砚承徽风 蔚为大观—— 省工艺美术大师俞青的歙砚文化
 
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6-01-13 17:24:21    来源:    作者:沉石
【浏览次数:3053次】 【字体: 】      
 
 

俞青,号石缘,1973年生,安徽省歙县人。安徽省工艺美术大师,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高级工艺美术师。其歙砚作品《金梅迎月》,2008年被中国国家工艺美术馆永久馆藏;歙砚作品《一蓑烟雨任平生》,2012年入选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工艺美术馆,中国国家博物馆联合举办的“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双年展”并被收藏;作品《大江东去》《飞流直下三千尺》,分别于2012年、2013年荣获中国文联第十届、第十一届民间文艺“山花奖 —— 民间工艺美术作品奖”。 2015年成为“安徽省全省宣传文化领域拔尖人才”。

 

歙砚为徽州极富地域特色和文化内涵的艺术珍品,是徽州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至少从南唐中主李璟置砚务官时起,歙砚就承载起徽州的灿烂文化并继往开来,已历千年岁月。广博、深邃,极具整体系列特征的徽州文化,为中国封建社会后期的标本,与敦煌学、藏学并称中国走向世界的三大地方显学。人们耳熟能详的“东南邹鲁”和“徽骆驼”两则赞美之词,是对徽文化精髓的精确提炼和精辟概括。俞青之所以能闯出自己的歙砚文化之路,正是他潜移默化地将“东南邹鲁”的地域环境和“徽骆驼”的顽强精神予以科学结合。

“东南邹鲁”之词从南宋著名诗人范成大《次韵知郡安抚九日南楼宴》的诗句“斯民邹鲁更丰年,雅道凄凉见此贤”而来,比喻地处东南的徽州文教昌盛,名人辈出。东南邹鲁丰厚的人文内涵,为生于斯长于斯的徽州人所共享。而“徽骆驼”则是对明清时期徽州辖地徽商的美称,是对徽商群体坚忍不拔进取精神的讴歌。徽骆驼精神只为敢于拼博的徽州人所拥有,俞青的砚艺人生,可谓当代生长在东南邹鲁人文之地富有徽骆驼精神的典型代表。

俞青自幼即研习国画艺术,二十岁便投身于著名砚雕艺术家、安徽省工艺美术大师巴永成门下,专业研习砚雕艺术二十余载。所制砚雕作品融入了水墨国画的艺术元素,在秉承了传统砚雕的艺术风格之外,又有了创新与发展。作品因材施艺,追求意境,注重天趣与人艺的完美融合,由刻意追求雕工技法转而力求砚石神韵与稍辅雕工的写意风格,作品达到了“具象为器,抽象为道”的艺术境界。

其一,俞青的从艺途径宽泛,将不断开拓出的优越环境予以延伸。他以其聪慧笃学,从东南邹鲁的先天优越环境中增益学识,厚实基础;师从歙砚一代大师程苏禄和著名歙砚艺术家巴永成苦练砚雕功夫,学习歙砚传统技艺;并不远千里求师岭南,叩拜当代砚坛泰斗黎铿膝下,探寻端砚技艺的秘笈。继而北向邹鲁,投身于砚坛宗师仁因(刘克唐)门庭,琢磨鲁砚艺术真谛。南黎北刘,端歙红丝合璧。逐渐形成俞青唐诗宋词书画意境的艺术特色。

其二,俞青的砚雕艺术作品传播广泛,将坚忍不拔的徽骆驼精神发扬光大。他早先曾在徽州古城内的黄金地点开设一间砚坊销售自己创作的歙砚,不久就被他自己关闭了,将所治砚台作品送进深圳、上海、北京、杭州、青岛、大连、长春、武汉等大城市的知名展会,成了名符其实负砚奔波各地的徽骆驼。并且通过向博览会大量的艺术作品学习,博采众长,以唐诗宋词为主要创作源泉,雕刻出一大批优秀作品。仅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一处,就从200411月的第一届到20145月的第十届,一届不落地如期参加。如果没有持之以恒的耐力,没有敢于决胜的勇气,难以为继。目前,他通过深圳“中国第一文博”殿堂以及一些大城市的展会,结识了大批海内外爱砚藏砚的朋友,也于无形之中无声地践行了歙砚艺术和文化的传播者,因此也收获了名扬远近的良好口碑。

其三,俞青将美术功力和人文博学呈于一砚。人们衡量一方砚作的优劣,赏心悦目是唯一标准。赏心悦目的砚雕作品必然形态可人,承载丰富。形态可人则要有因材施艺,天人合一的艺术魅力;承载丰富则要题材鲜明,和谐生动,还要款铭至臻。俞青的砚雕作品,必先下足审读砚材的砚外功夫和最佳创意,方才施刀雕刻,以致每每收到预期的最佳效果。从第五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结识俞青开始,发现每届到落幕那天,定是他忙得乐不可支的时候。一些爱砚藏砚的故友,凡在这一时间取走预先瞄准选定的砚台,必定是让俞青在砚上镌下心仪的铭文。他总是有求必应,胸有成竹,飞刀成就。藏砚者为他娴熟的刀功和博学卓识的砚外功夫所倾倒、所愉悦,是俞青令藏砚者青睐的奥妙。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刘克唐在《砚叔》一书的序言中说:古往今来博大精深的砚文化,首先由制作者刀笔雕琢出砚具再由使用者丹青积淀。今天那些名符其实耕耘砚田的人们,虽然都是从父辈手中接下的遗产,不为首创者,但位居“砚叔”理所当然。扩大之,砚具进入广阔的社会绝非是耕耘砚田的“砚叔”们能为之,还必须通过社会环节进入实用领域。其中的传播者,同样是砚文化继往开来、发扬光大的功臣,亦不愧为“砚叔”之尊。从而可见,俞青将砚具的制作者和砚具的传播者兼而为之,一并担当,难能可贵。

俞青以己之能,开辟了俞青模式的歙砚文化创作和传播之路,吾当褒奖。

 
 
  相关链接  
· 对大别山红军和人民辉煌历程的致敬——读马德俊新著《我们在...
· 唯美澄澈真性情
· 歙砚随形创作之感悟
· 《丫山清风》:乡野清风下的反腐利剑
· 前现代的生存哲学 后现代的深刻启迪——简评许辉新著《涡河边...
· 讴歌奋斗人生刻画最美人物——“农民工•我的兄弟姐妹”...
· 演变与澄澈
· 赖少其的黄山情与画
 
 
安徽全民阅读网 | 中安在线 | 华夏艺术网 | 中国艺术教育网 | 新浪网 | 光明网 | 人民网文化频道 | 新华网 | 中国作家网 | 中国文联网 |
网站信息: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地址:合肥市芜湖路168号同济大厦 邮编:230001
皖ICP备07500795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9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