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文联概况 文联资讯 艺林春秋 作品长廊 作家佳作 百家论坛 皖军在线 创作心语 奇葩共赏 机关党建 各市文联
  站内搜索:
 
赖少其的黄山情与画
 
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6-01-13 17:27:44    来源:    作者:陈祥明
【浏览次数:3475次】 【字体: 】      
 
 

赖少其和黄山结缘长达半个多世纪。他193910月在皖南参加新四军,初涉新安山水,初识黄山面貌,为保卫美丽河山和家园浴血奋战。19592月调任安徽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长期兼任安徽省文联主席和省美术家协会、省书法家协会主席,他经常带领画家们去黄山、九华山、新安江畔、徽乡古村落体验生活和写生创作,并将黄山作为永久创作基地,始作黄山客,亦为黄山友,终成“黄山山中人”。他虽然于1986年定居广州,但后来几回安徽,数上黄山,“日行梦里在黄峰”。赖少其平生多少次上黄山,或者说在黄山待过多少时间,没有也很难精确统计,但可以断定中国现代画家能够与其比肩者罕见。仅他65岁那年即19804月至9月,约有半年时间他都在黄山作画,五上五下,先后作“丈二匹”大画11幅,中堂立轴70余幅,还写了不少幅书法。他上黄山作画之勤由此可见一斑。

赖少其对黄山爱恋,达到痴爱酷爱程度,无人可以相比。他对黄山之爱,是诗人和画家们共有的爱,更是革命者和战士特有的爱。他曾在“皖南事变”中被捕,被关进上饶集中营,后越狱幸存逃往上海。建国后,他曾担任华东、上海市文艺界领导,为新中国文艺尤其美术事业作出了贡献。由于极左文艺路线盛行,1959年初他被“发配”到安徽,但他没有悲哀消沉,反而感到振奋,因为在他浴血奋战过的土地上,耸立着美丽的黄山和白岳,孕育过新安画派、黄山画派,产生了渐江、程邃、石涛、梅清等绘画大师,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他可以一显身手,为人民美术事业作贡献。这种革命者和战士的博大情怀与深沉的爱,直接影响了他对黄山的沉潜、体悟和理解,影响了他的审美观照与艺术创造。

赖少其对黄山和皖南山水的审美体验是独特的,有别于古今其他任何文人墨客。这种独特的审美体验蕴涵着古老动人的神话、奇丽谜人的风情、革命的血与火、战士的血和泪,以及革命者兼诗人、战士与画家的胸襟、情怀、憧憬和追求。他眼里黄山: “黄山五百里,一柱定中原。吴楚东南坼,赖以挽狂澜。”(《黄山五百里》)“轩辕炼丹地,高入紫云间,太平起脚下,长江日夜忙。男儿为报国,马革裹尸还。年老笔亦老,还论忙与闲。”(《黄山》)他心中的黄山:“山灵盛宴重别离,玉女巧裁霓羽衣。翡翠池边歌伴舞,散花坞里酒盈卮。苍松郁郁张华盖,流水依依苦相随。鲛帕湿润山花泪,龙旌云载下翠微。”(《黄山之赞》)他寄情黄山:“弹琴应上始信峰,松涛琴韵夹雨中;明亡不忘江天一,苍阳如血照碧空。”(《弹琴》)“健步直上清凉台,东风吹发紫气来;投剑仍作黄山客,白首归来犹未衰。”(《清凉台》)他青壮年岁月痴情于黄山,晚年回故里仍梦落黄山,“江淮牧牛日西沉,望断北雁向南飞;好山好水画不尽,梦落黄山不知归。”(《梦游故地》)“老夫归故里,日日梦黄山。梦中写来苦,笔笔汗湿衫。”(题《黄山之梦》)他写黄山大气磅礴,酣畅淋漓,铁划银钩,不落俗套,抒发赤子丹心,“横空塞地墨欲翻,斩钉截铁写江山;十万苍松动鳞甲,一片丹心在人间。”(《题画》)

赖少其主持上海市文联和美协工作期间,与安徽籍著名画家黄宾虹交往密切,在艺术上受其影响很大。他到安徽工作后,正是在黄宾虹引导下,开始系统研究和学习新安画派和黄山画派。黄宾虹对他的影响是多方面的,最大的影响就是“师古人兼师造化”。赖少其在重要文章《读黄宾虹论渐江》中指出,根据黄宾虹的概括,我们应向渐江好好学习的有七个方面,其中第一就是“师古人兼师造化”。

和黄宾虹一样,赖少其重传统,重有序传承, 自觉师法古人。他从黄宾虹上溯新安画派、黄山画派,上追元四家、宋代诸家。他对渐江、程邃、戴本孝非常佩服,长期追摹,深入研习,用功甚勤。他盛赞渐江、程邃:“元人之法已难寻,几人识得垢道人。倪迂出没烟波里,渐江法古能铄今。”(《思古人》)他说到了安徽,发现明代遗民程邃的干笔渴墨之法,对其佩服得五体投地,情不自禁地写下:“恨晚生三百年,不能拜其为师也。”他用功临摹,谢稚柳先生说“可以乱真”。他又临摹戴本孝,也是干笔渴墨法。他师法程邃、戴本孝,但不盲从,认为他们的山水画不够雄伟。于是他花了四个月时间临摹唐寅《匡庐山峡图》,后来又临摹了龚贤《千岩竞秀图》,以摄取其粗犷雄伟之气势。 赖少其主张先临摹一两大家,打下功底,再涉猎多家,转益多师,择善而从。除程邃、戴本孝外,他先后临习过渐江、石涛、石溪、梅清、萧云从、查士标、唐寅、龚贤、金农、陈老莲等数十家。他曾说研习古代大师是一生不可或缺的功课。

也和黄宾虹一样,赖少其主张 “师古人兼师造化”。他长期沉潜黄山,胸罗丘壑,搜尽奇峰,挥毫写生,无半点懈怠。他说: “但愿此生长作黄山客,焦墨干笔写河山。”(题《黄山始信峰》)赖少其师法黄山有自家特点,不同于古贤,也迥异于时贤。首先,他师法的不仅是黄山的形貌、外美,而且是黄山的神髓、内美。他说:“昔日画黄山者,石涛得其性,梅清得其情,渐江得其逸,程邃得其神,黄宾虹家在黄山白岳之间,浸润乡土,况又博雅,成就亦大,岂偶然哉。”(题《黄山寄寓图》),在他看来,程邃以焦墨写黄山而得其“神髓”,黄宾虹以焦墨写黄山而得其“内美”,最值得学习传承。他说:“明程邃巨匠也,家在岩寺,所写山水,皆得黄山神髓。”(题《临程邃山居图》)又说:“程邃能以极淡焦墨写出浩浩荡荡一湖春水,真吾师也。”(题《摹程邃山水》)他说黄宾虹先生作画是以大自然为师,先生诗曰“我从何处得粉本,雨淋墙头月移壁”,他的画真像“雨淋墙头”一样的自然,也像“月移壁”一样的生动。 黄宾虹晚年笔下黄山往往如同夜山,黑到极致,实则浑厚华滋,具有内美。赖少其对黄山之“神髓”和“内美”有自己独特的发现与理解。

在他看来,黄山的奇险、奇丽、奇幻无与伦比,黄山的雄健浑厚、奔放气势、壮美景象最令人着迷。他认为雄健浑厚的壮丽是五百里黄山的总体审美风貌,也是黄山的“神髓”和“内美”。

其次,赖少其以黄山为师来体悟古人笔墨精髓,又以古人笔墨之长来写黄山之神。他说:“余企图吸收程邃、石溪、宾虹三家之长写黄山之神,岂可得乎。”(题《三家笔意写黄山》)又说:“石溪、程邃、梅清均用焦墨写山水,浑厚飘逸,奇趣横生,余用其法亦参西法,写黄山在烟雾之中,顿觉有新意焉。”(题《群山雨霁》)“余用明末程邃法画黄山烟雨”(题《清流激湍》)他写黄山瀑布:“梅清有此法,余试之为,顿觉墨沉神怡。”(题《飞瀑弥空》)他写黄山松涛:“北宋山水有此画法,余用以画黄山也。”(题《松涛图》)他写黄山散花坞:“萧云从有此画法,皆从自然得来。”(题《自有奇趣》)赖少其是以新安派笔墨风骨,融黄山派气韵,参宋元人笔意,写黄山奇景胜境。他将师法古人与师法造化有机结合,即传承、彰显、丰富了前辈大师艺术之道与技,又探究、揭示、表现了自然造化的奥妙神奇、鬼斧神工和绚烂美丽。譬如,他画黄山“斩钉截铁”、“铁画银钩”、“铁打江山”、“似与不似”等等,是研习古人所得,也是体悟造化使然,更是两者有机统一之结晶。

赖少其将师古人与师造化紧密结合,屡屡批评仅执一端、拘泥传统或忽视传统的流俗时弊。他说:“元王蒙黄公望,山水如流水行云,全从观察真山水来,后人一味临摹,失了根本,今人不重传统,只是写生,千人一面,如受魔障。余来黄山经过切身体会,始知黄宾老一代大师,对他成就,至今认识还很不足,高明有以教吾,幸甚至哉。”(题《山上人家》)又说:“学古人越似,离古人越远者,泥古也;味生活不得真,无法欤。余整七十,未知其所,自然其愚甚矣。”(题《散花坞》)他长期画黄山总结出一套经验,即以古人眼光观照黄山,用古人之法描绘黄山,又以自家眼光审视黄山,用自己之法表现黄山;在“古法”与“我法”之间形成一种张力,以“古法”丰富、促进“我法”,以“我法”验证、改进“古法”;“古法”、“我法”皆从师造化得来,在师造化过程中弘扬“古法”、完备“我法”。因此,他说:“古人有此法亦行,古人无此法亦行,法从自然来,法乃实践之总结,我有我法,人各有法,此谓之历史。”(题《苍茫》)他还提出:“我师造化,造化为我。”这是他从几十年的创作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美学观点。 他的黄山画既有传统笔墨,又不尽似那家家法;笔笔有来历(有所继承),又笔笔有自己的创造(不是照抄);画的是黄山,又不是真实黄山的翻版,写出了他独创的艺术风格和个性。

 
 
  相关链接  
· 对大别山红军和人民辉煌历程的致敬——读马德俊新著《我们在...
· 唯美澄澈真性情
· 歙砚随形创作之感悟
· 《丫山清风》:乡野清风下的反腐利剑
· 前现代的生存哲学 后现代的深刻启迪——简评许辉新著《涡河边...
· 讴歌奋斗人生刻画最美人物——“农民工•我的兄弟姐妹”...
· 演变与澄澈
· 砚承徽风 蔚为大观—— 省工艺美术大师俞青的歙砚文化
 
 
安徽全民阅读网 | 中安在线 | 华夏艺术网 | 中国艺术教育网 | 新浪网 | 光明网 | 人民网文化频道 | 新华网 | 中国作家网 | 中国文联网 |
网站信息: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地址:合肥市芜湖路168号同济大厦 邮编:230001
皖ICP备07500795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9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