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文联概况 文联资讯 艺林春秋 作品长廊 作家佳作 百家论坛 皖军在线 创作心语 奇葩共赏 机关党建 各市文联
  站内搜索: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锁仁凌散文集《蒙洼情》读后
 
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6-07-13 11:43:09    来源:    作者:徐子芳
【浏览次数:1075次】 【字体: 】      
 
 

    读着锁仁凌先生的散文集《蒙洼情》,总是一再被感动:他那份对家乡的大爱和感人至深的牵挂,时时流淌在字里行间。它是如此朴实、如此纯净,仁凌先生这份美好的情感,不由一次次地牵动着自己的乡愁。每个人都有故乡,在灵魂的最深处,在心底那片最柔软的地方,都安放着一片童年的记忆,青春的体验,成年的思索—它是无私的,大美的,浓郁的。谁不说俺家乡好!它带着与生俱来的亲情烙印,它带着挥之不去的牵肠挂肚。
    蒙洼,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
    淮河从河南桐柏逶迤东下,在豫皖交界处顿了一下,便以磅礴的气势向前冲去。这一顿,顿出了一个淮河湾—阜南大地就坐落在这淮河湾里。民谣唱道:“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收了淮河湾,富了半边天。”
    然而,水美地肥的淮河湾,为了顾全大局,阜南人在这里筑起了名闻遐迩的千里淮河第一坝—王家坝。从此,它周边几十平方里的乡村,每逢汛期就成了泽国。这就是蒙洼。放眼望去,到处是挟裹着泥沙的滔滔洪水,洪水退去后,留下的是一片滩涂,颗粒无收。蒙洼人以自己的牺牲换取了淮河中下游众多城市和广大乡村的安宁和幸福。
可见,蒙洼对中国的抗洪做出了多么大的付出和奉献。我在《淮河谣》一组词里这样写过蒙洼的灾情:“生香水浪从何记?对泪眼、横波际。惊涛来势卷千村,人或鱼虾伤逝。年年还听,雁来哀唳,飞下东流里。”“万家灯火带愁去,弃柳陌、无重数。”
    我曾无数次被王家坝精神所感动,从心底对蒙洼生出敬意。
    蒙洼,是大自然对阜南的馈赠,更是阜南人民对祖国的奉献。
    当读着《蒙洼情》,仁凌先生这些优美的文字仿佛把我也带进了他的蒙洼,那份来自他家乡的温润气息包围着你,让你内心洋溢着说不出的温馨安然。作者从自己多年来在各级报刊上发表过的作品中挑出41篇,分别编为:“无私奉献情”、“大美生态情”、“浓郁乡土情”三个部分。各个部分既独立成章,又联系紧密,使得全书结构井然有序,内容真实厚重。那一篇篇美文,像是蒙洼里穿游于水波中的小鱼一样活泼灵动,一会儿成群结队,一会儿又别出心裁,特立独行。抚卷品味,让人欲罢不能。其间有一根红线连贯始终,令人心动,那是发自作者肺腑的牵挂,它的名字叫乡愁。
仁凌先生少小离家,奔赴遥远的东北军营这个大熔炉锻炼,这一炼就是二十年。也就是说,作者在部队服役期间,蒙洼故乡是在自己的思念中鲜活地存贮着。转业回到家乡,担任一个部门的领导职务,由于公务繁忙,故乡咫尺天涯。但是,蒙洼依然是作者梦中挥之不去的情结。
    军旅生涯,每当夜深人静时,铺开一页稿纸,与故乡对话,与自己对话,与家乡的一草一木对话。从一个懵懂少年到把自己打造成一个顶天立地的军人、一名文武双全的解放军军官,故乡蒙洼给了仁凌巨大的精神支撑。而另一部散文集《黑土地·白桦林》,写的是仁凌在其第二故乡黑龙江的所做所思。《蒙洼情》已是仁凌先生出版的第五部作品,他的勤奋让人惊叹!
    近乡情更怯。从部队转业回到家乡,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仁凌时时处处怀念那些过往的岁月。从蒙洼小草到小路,从杞柳到黄牛,从庄台到大桥,从镰刀到犁杖,从簸箕到油灯,从土屋到碾盘,在家乡赤子的眼里,它们无一不被赋予了生命和灵魂。
    《蒙洼情》开篇先声夺人。第一编就是“无私奉献情”。王家坝,这个全国人民耳熟能详的名字,就是仁凌先生引以为荣的故乡。“王家坝精神”的灵魂就是无私奉献,就是舍小家,顾大家。在首篇文章“感悟王家坝”中,仁凌由小及大,先是谦逊地点出:“人们心目中的王家坝,也许就是淮河上的一段大堤,一道闸门,一片洼地,一个重灾区。”然后,经过一段铺陈,文字陡然升华:“王家坝的表情,就是淮河的表情。”在文章的结尾,文章再次饱含寓意:“面朝阳光的王家坝,一块块成熟老练的砖,多么像蒙洼人民的胳膊,和感恩的生活抱在一起,这多么像一块砖抱着另一块砖—”
在写《蒙洼小草》一文时,这种无私奉献情表现得更为形象生动:“你从不思迁。洪魔撕咬,暴雨摧残,七淹八种,水退人进。你咀嚼种种苦难,抚平累累伤痕,把厚重的情感连同炽热的爱,尽心地种在那里,风韵别具,横而不流,以羸弱但永不枯竭的生命源泉,孕育着鲜活和灵性,繁衍着奋发向上的郁郁葱葱。”作者的眼里,蒙洼小草是歌,是诗,是画,是生命的象征,是大自然的长子,是绿色世界的骄傲。
    写土屋时,仁凌这样深情地着墨:“黄土的血肉,黄土的筋骨。盛年逝去,它仍然流连地站在庄台上,好像一个披着一身千补百衲的庄稼汉子。”这些平凡普通的土屋里,生活着仁凌的记忆里那些熟稔的乡亲。抒写杞柳时,作者信手写来:“一排排,一行行,吵闹着,奔跑着,歌唱着,多么像农民的孩子。这些孩子用一生换来的钱,来回报爱护它们的蒙洼人民。”这分明是写作者自己和他曾经一起成长的伙伴们!紧接着,最后一句,骤然让题旨升华:“一株杞柳成为蒙洼人民一根坚挺的脊梁。”文章就此嘎然而止,令人不由感动万分,热泪盈盈欲坠!这份反哺,何其深情,何其悲壮,而又何其真诚!
    在“大美生态情”这一编里,仁凌先生写到了燕子、槐花、小麦、湿地、荻子、芦苇、荷花、莲子、菱角等等,如数家珍地细说这些令钢筋丛林中生存的都市人眼里神往不已的清纯生命。“小小的迎春花穿戴一新,旋舞之际,那张开的裙子,由柔变韧,像一地摊开的月光。一只鸟逐追着另一只鸟,钻进刚开的杏花花丛里,语言亲切而又温馨。幸福的小松鼠正躺在油菜花旁,静听花开的声音。”这,就是当年的蒙洼!所有的生灵,都和谐相处。佛家讲究的是思想和谐,儒家讲究的是社会和谐,道家讲究的是天地和谐,而在仁凌的眼里,家乡永远是一花一世界,一派安宁、欣欣向荣的美好景象。虽然时代在变迁,但仁凌先生对家乡贯注的真、善、美的核心价值元素从来未变。
    《蒙洼情》中乡情无处不在,浸润着字字篇篇。但写得最为新颖而时尚的还是“浓郁乡土情”这一编。如在《乡村乡情话香椿》一文中,仁凌先生忽闪神来之笔:“树上长出来的菜,临风流韵,恣意高扬,肯定很有点另类,不会低调随俗。”在仁凌看来,一棵树都成了伟岸的淮河岸边的美少年。在《悠悠红芋情》这篇散文里,仁凌先生又调换了一种朴素的叙事风格:“红芋已经被开发成几十道菜肴,似乎成了人们的新宠,食用红芋倒成了人们的口福。昔日令乡亲们一见就要吐酸水的红芋,在当今餐饮圈内竟然被风风火火地‘时尚’了。”于不动声色中,极其传神地描述了社会的变化和进步。
    总有一种感动,让我们泪流满面。从少小离家到辗转返乡,从农家少年到走上领导岗位,仁凌先生从来没有变化的是那颗对家乡拳拳的赤子情怀,是对家乡父老乡亲的浓浓牵念。情到深处人痴迷。唯其如此,在仁凌的眼里家乡的所有物件和一砖一瓦,才会被传递出一种生命的温度。
    文字在仁凌先生的笔下,总是显出奇异,他总能让它们散发出鲜活之气。他的语感,使字词呈现出格外的明朗,让人知道文学是多么妙不可言!读《蒙洼情》,让人时时感觉到仁凌的乡愁是善良的,温和的,重情重义的,而且,他还带着一丝蒙洼人特有的羞涩,一丝蒙洼人特有的清亮。在浮躁的今天,这是多么珍贵的品质啊。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在这份浓浓的乡愁里,但愿我们的散文乃至整个文学,也像仁凌先生那样,永葆这份清亮。

 
 
  相关链接  
· 为土地与农民立传——读苗秀侠长篇小说《农民的眼睛》
· 为大地上的生灵吟唱——苗秀侠及其长篇小说《农民的眼睛》
·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锁仁凌散文集《蒙洼情》读后
· 韩家庄:我小说的源头
· 在爱中成长——读刘鹏艳长篇童话《航航家的狗狗们》
· 古柏思绪
· 无中生有的睿智——读唐智山水画《秋风系列》
· 钱念孙《故纸硝烟:抗战旧书藏考录》荣登“2015年度中国影响...
 
 
中安在线 | 华夏艺术网 | 中国艺术教育网 | 新浪网 | 搜狐网 | 光明网 | 人民网文化频道 | 新华网 | 中国作家网 | 中国文联网 |
网站信息: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地址:合肥市芜湖路168号同济大厦 邮编:230001
皖ICP备07500795号